Recent Posts

高旭

今天偶然的情况下得知,新疆发生过一起成功劫出死刑犯的“高旭事件”。事件发生于1980年,严格来说,不是劫法场,但可能是1949年之后的孤例。要知道文革中也不曾有过劫法场之事。更为戏剧化的是,之后高旭改判有期,现在早已出来了。相映成趣的是,49年之后称帝的都不止一个。

昨天一篇小文炸出好多人。

找到一个老同事

今天看到Facebook有条联系人通知,打开一看竟然是我第一份工作时的一位同事——他通过了我的添加朋友请求,而我已经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发过这条请求了。而且我们已经十年没有联系了。

Work with Kent Beck

At Facebook, lots of great software engineers, who impacted many other engineers in the world, worked, or still working here. Kent Beck is one of the latter.

Hello Facebook

I am thrilled to say that I joined Facebook as a Software Engineer early this week.

再见2015,你好2016

这是一个年终总结的季节,而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写过了。在现今的信息爆炸时代,如果提笔不能一挥而就,最后往往是烂尾。翻翻我的博客文件夹,仍然有好几篇草稿默默地放在角落。笔头常年不动会提笔忘字,文章常年不写会下笔生疏。趁辞旧迎新之际,总结一下过去一年,也多多少少计划一下新年。

俄勒冈的周末

上周末在俄勒冈度过。俄勒冈不算热门旅游目的地,给了我很多惊喜。

重新整理博客

许久不写博客,博客就长草。等到想起自己博客的时候,发现到处都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