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底自信满满地要开一个每周文摘系列,没想到出了一次就逾期了。倒不是因为我阅读少了,实在是从日程里面挤出一点时间做这个挺难。因此,我给上次那篇文摘写了个diff,如图所示。

image 万事开头难

宽宏大量

上篇分享里提到过史翠珊效应,又想到一个例子:一个为公共交通发声呐喊的urbanist被Elon Musk骂idiot,结果他推特和博客访问量暴增,书也马上卖光了。“他骂我多少次idiot都欢迎!”

绿色生活

推崇绿色生活,缓解全球暖化是如今美国火热的话题。另外一个urbanist建议人们从这五个方面考虑新年愿景,来让自己居住的城市更美好。Curbed网站走得更远,洋洋洒洒列举了25条具体方案。我不能照单全收:我不住在旧金山,不知道为什么Nextdoor现在被Curbed说成了污秽之地。如果要我推荐和绿色生活有关的新年愿景,我只有一条:通勤尽量少开车

有时候倡导绿色生活也不总是充满阳光的。加州第三大城市圣何塞的市长元旦当天骑自行车锻炼,被汽车撞了。好在他恢复的还不错,还拿自己开涮“医生说了,我头部脑部的问题都是原来就存在的,不是这次车祸造成的。”圣何塞名气比加州第四大城市旧金山小,对自行车和行人也没有旧金山友好。

Double Rainbow

这是最近了解到的一个美国的梗。2010年一个住在优山美地的大哥看到双彩虹,喜不自胜拍了视频,赞美,开怀大笑,又喜极而泣。 他把视频传上了YouTube,后来火了,视频至今有四千五百万访问量。还有人把他的视频改编成了Double Rainbow之歌,也火了,三千九百万访问量。这事成了美国千禧一代耳熟能详的梗,有专门的维基百科条目,大哥也成了网红。

异步办公

最近瞄到湾区日报推过的一篇文章,回顾了一下敏捷宣言的时代背景:在敏捷诞生之前,软件工程和盖楼一样,非得一切完美才交付。敏捷极大解放了生产力,不过对于有些公司而言,应用敏捷变成了“抄别人的敏捷流程,开很多会”。这就失去敏捷的意义了。

文章讲到,如今“异步协同式办公”已经很成熟了。这点我同意,视频会议人们有Zoom,BlueJeans内部沟通有Slack等等。GitHub这家公司就做到了大部分员工远程办公。不过,如果完全依赖这种异步式工作法,那么工作也挺无聊的:总得有时间地点让一些人聚集起来喝咖啡聊八卦吧。所以,即使依赖异步流程,同事们也需要时不时见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