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居住的城市叫做Foster City,中文名福斯特城,位于旧金山湾区。没听说过?很正常,湾区城市很多,其实很多都没有什么存在感。今天我就来说说这座没什么存在感的城市。

对于中国人来说,这边知名度最高的地方应该是旧金山。旧金山机场是很多人往来中美的口岸,金门大桥,渔人码头,九曲花街大家也耳熟能详。知名度第二高的应该是硅谷。人们对谷歌,脸书,苹果这些总部在硅谷的科技公司津津乐道。不过旧金山和硅谷之间有什么?想过这个问题吗?

image 已经骗得作者同意转载

上面这张图来自著名公众号“涵的硅谷成长笔记”作者撰写的的著名文章《硅谷华人码农成语大全》,福斯特城就在那两个标注:旧金山和硅谷地区(或者说南湾)之间的“中半岛”。所以“三藩五次”这个成语对福斯特城居民不一定适用,这里距离旧金山还是近不少。

上世纪中叶,旧金山地区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土地太少,旧金山湾水域太大,不如填海造地。福斯特城很有可能是这种思潮的产物:六十年代,一片新的陆地在旧金山湾诞生,一座新的按当时流行趋势规划的城市也随之面世了。

image 2018年2月,福斯特城鸟瞰,可以看出这里经过了精心设计 作者 Pi.1415926535 - 原创作品, CC BY-SA 3.0, 出处

得益于当时的规划,相对特殊的地理位置,这座城市治安非常好。谋杀案每十年发生一次,人身伤害那样的恶性犯罪、入室或砸车盗窃在福斯特城都很少发生。最近在购物中心停车场确实发生了一起砸车案件,但很快被这里的警方破获了

福斯特城的学区也还不错。这里有三所小学一所初中,每一所的评分都至少9/10,此外还要新建一所小学。Preschool,课后学校也有诸多选择。学生的族裔构成也很多元化,没有哪个民族占据绝对主导优势。唯一的不足是,这座城市并没有高中(有传言说曾经规划高中的土地被开发商更改了用途,但我未能查证这一传言)。不过,从小孩开始上小学到上高中有足够的时间留给你来相应地做计划。

福斯特城的风景是值得称道的。程序员都喜欢从零开始做一个新系统,因为不需要考虑各种恼人的向后兼容问题。规划师和建筑师也一样,他们得以创造出一个人工潟湖,得以安排许多公园在城市各个角落,得以留有余地建立完整的沿海步道,得以建造图书馆,社区中心,市政厅,露天剧院以便市民享用,甚至留下了大片的自然保护区以便候鸟的迁徙和野生动物的庇护。从当时的交通状况看,紧邻101高速和San Mateo跨海大桥也意味着交通非常方便。当然,这些都有利于房产的热销。这座城市当初建设的大量低密度住宅(single family home,townhouses)吸引了当时的中产阶级,如今也在市场上很受追捧。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福斯特城当时的优点逐渐转变成了如今的问题,就像任何一个用最新理念开发的软件系统都免不了变成人人厌恶的老旧系统一样。

现在美国年轻人喜欢城市生活,喜欢店铺林立的,行人如织的,最好还可以拍很多网红照片视频的downtown:福斯特城没有,也很难进行改造来建立downtown,于是公司的夏季实习生们住进corporate housing后,觉得无聊的要死。

福斯特城的交通也成了痼疾。由于跨海大桥西端坐落于此,而几乎所有跨湾通勤者都开车,每天下午晚高峰时期,跨湾车流要么从101/92高速立交桥排队蜗行(三个方向汇入一处),要么从福斯特城抄近道试图节省几分钟时间,于是,进福斯特城的交通非常糟糕。这个问题成为每次选举政客之间互相攻讦的工具,也是当地居民常年讨论的热点话题。但涉及基建设施的改进,往往进展很慢。

此外,填海造陆虽然是当时新潮的想法,但后来的科学研究表明,这里土壤液化风险的风险很高,意味着如果有大地震,这里可能没法居住,所以后来也就没有类似的造陆开发了。大地震是悬在湾区人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没有人可以知道下一次大地震会在哪条断层发生,会有多么严重。目前来看,福斯特城经受住了1989年的Loma Prieta地震的考验,这可能和福斯特城采用当时的“工程土壤”填海有关,也可能无关,我们在这方面的认识还很肤浅。

在湾区范围内,土壤液化高风险的地域其实很多(例如旧金山的Marina区),很多也和填海造陆无关。其它地方也许土地坚固,但可能有洪水风险,山体滑坡风险,火灾风险,土壤污染风险,总有一款风险适合你。如果择居要面面俱到其实没有多少完美的选择,这也是广大湾区工薪阶层的无奈之处。

如今,福斯特城也在进行一些改进工程,正如给旧系统打补丁。一方面是建设了一些高密度住宅,稍微带来了一些downtown的感觉;一方面是整修了主要路面,增设了专用的自行车道,和旧金山Embarcadero的自行车道一样,是醒目的亮绿色;一方面是更新了许多公园的设施。此外,明年夏天会开通福斯特城去往旧金山市区的快速公交线路,虽然说限于糟糕的高速路况这条快速公交还快不起来,但这是朝正确的方向做的正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