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朋友:房产经纪

我有一个朋友做房产经纪。其实这个朋友本来不是房产经纪,看的房多了,就成了房产经纪。

六年前,我还租房住在Foster City一间公寓,我在公寓的游乐场碰到一个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的青年男子,带着一个两岁的小女孩在玩。出于对奶爸带娃的共情,并怀疑他是由于从事码农职业以至于头发花白,我和他聊了起来。这个青年男子就是凌翔,和我同是这个小区的租客,他并不是码农,让我如释重负;听说他居然把自己的名字注册了域名,又让我眼红妒恨。

很快我们全家和他们全家成了朋友,我们一起上山下海遛娃吃喝(我喝酒,凌翔喝饮料)。我了解到,凌翔侃价挺有一套。有一次他逛一家商店,商店的其他商品并没有勾起他的兴趣,不过有一尊大象,摆在收银台后面的柜子上,做工精湛,凌翔很喜欢。于是凌翔要求老板出个价,老板说这是镇店之宝不卖的(没听说哪个粤菜馆会卖掉关公像吧)。凌翔不依,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经过了数小时(一说近一小时)的谈判,凌翔把这尊大象带回了家。

我们也开始一起看房。最初,凌翔只看Foster City,我们看Foster City以及其他城市。后来,我们也只看Foster City. 凌翔看房,与其说是为了买房自住,倒不如说是为了爱好:他会为了评估一个房子是否受飞机噪音影响,而在每天不同时间点去听噪音;他会和一个房子的街坊邻居打招呼,攀谈,了解街区的故事;他对看过的每一所房子如数家珍:“这个123 Apple Street的天井采光很好”或“这个456 Bacon Avenue的走道有点挤”(地址是我现编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Foster City上市房源一向不多,我们各自的看房历程也漫长曲折。最终,凌翔侃价4万买下了Foster City的一所Single Family House. 之后他也和我们一起看一起参谋,我们也买到了房子,后话不提。

这段一起看房的经历,让凌翔,也让我们认识到了他看房的爱好,顺理成章地,凌翔去考取了房产经纪资格,加入了一家公司,入行了。万事开头难,我们都担心他怎么拿到第一个客户呢?不过,我们很快发现,对于把看房当作爱好的凌翔而言,这不是问题。大概过了两三个月的样子,他就帮第一个客户买到房子了:他根据客户情况出了个不高不低的价,同时通过对卖家的评估和揣摩来提交offer材料,最终战胜了更高的出价胜出。后来凌翔又不断斩获,我深深怀疑他其实是把自己当成买家去看房和交易,只是最后获利的是买主。

即使在如今新冠疫情期间,凌翔也没有停步不前。最近的例子就在7月,凌翔不仅拿下了卖家的生意,也深深赢得了买家的感激。于是,我们的朋友圈里出现了凌翔收到的Testimonial,以及凌翔的获奖感言:“没有什么比收到这样的Testimonial更让人高兴的了。感谢信任和认可。”我作为朋友,对这个获奖感言表示不服。第一你应该先感谢国家!此外,比这更高兴的,其实可以有。

这算广告或者软文吗?当然不算,只是披露一下,我享用了他多年来的山城辣子鸡、炖牛肉、鲫鱼汤的。我看到他的朋友圈后连夜一挥而就,写得饿了。

如果读者读到这里还没走,并且觉得凌翔是你想要的房产经纪,按照他的名字访问域名lingxiang.com就可以了。

再多说一句,如果读者访问了那个好记的域名并且联系凌翔了,记得告诉凌翔你是从我这儿知道他的,这对我的餐桌会有帮助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