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已经知道,有一位华人杨安泽在竞选2020美国总统,并且成功挤进20强,参与了民主党候选人辩论会。他的主张如果用一句话概括:每个月无条件给每个美国成年人发1000美元。乍一听是不是很不切实际?且慢,我们不妨了解一下他和他的主张再下结论。

根据公开资料,杨安泽生于纽约上州,父母来自台湾,和许多其他二代华裔一样,他好学上进,进了常春藤,又读了法学院,毕业后做了律师。之后他创了业,不过他的创业故事并没有许多硅谷新贵那么动听,他目前的资产据估计,大约为三百万美元——也并不引人瞩目。他创办的VFA是非盈利机构,致力于激励和帮助他人创业,取得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力,由此他被时任总统奥巴马接见。2017年中,杨离开VFA,并在年底开始了他的竞选之路。

美国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广大普通民众并没有分享或者足够分享到经济发展带来的红利,却又受到科技发展对就业市场带来的威胁。我的博客里有一个印第安纳州的故事一个西弗吉尼亚州的故事,都是活生生的例子。2016年特朗普能够当选美国总统,很大程度要归功于他发誓解决这一问题,让美国重新强大。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一局面并没有什么改变。

杨安泽并不是技术出身。这不妨碍他在2018年11月的QConSF,在数以百计的IT从业人员面前演讲。演讲主题是他的竞选主张:无条件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或者说“自由红利”,辅以翔实的数据和有说服力的推理。杨安泽以卡车司机这一职业为例,用数据和图表指出了人工智能对美国普通民众的冲击:如果自动驾驶技术成熟并且取代今天百万计的卡车司机(大多数为无学历优势的中年男性),绝大部分失业者将无法找到新的工作,无法移居,无法接受教育,会陷入绝望的贫困,而今天美国全国服务于卡车运输的行业(例如汽车旅馆和饭店)也将承受严重损失。杨安泽的施政纲领给出了条理分明的解决方案,计划了从哪里筹集UBI需要的钱,回答了可能的疑虑(例如通货膨胀)。即使考虑到从政需要高超的口才,杨的演讲对在场IT从业人员仍极具说服力,他与在场的工程师们讨论并且解答了问题,许多人当场决定捐款支持杨的竞选,即使他们的日常工作正是尝试用人工智能取代人工。

image 杨安泽团队用一张图解释其“自由红利”的社会价值

2018年11月距离2020总统大选还很久远,许多著名政客都还没有宣布参选。此时笨鸟先飞的杨安泽依然默默无闻。不过,他通过点滴的积累和努力,包括线下演讲和社交媒体推广,积累跬步以实现他的梦想。到了2019年初,被杨说服的人越来越多,杨的支持者形成了规模,出现了“杨帮”(英文Yang Gang)这一现象,#yanggang这个网络标签在社交网络上也时常上热门。2019年6月,杨实现了他登记竞选时的梦想,站上了民主党候选人辩论台,和拜登,桑德斯这些家喻户晓的候选人同场辩论。

诚然,杨能够赢得民主党提名的可能性仍然很小,但他已经超越了自我。他的参选以及目前的成绩,是促进美国华裔参与美国政治的一个表率。作为一个局外人,我祝愿他能够走得更远,发挥更大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