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说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这两者是可以分工的:野蛮人负责磨牙吮血;文明人负责杀人如麻。

磨牙吮血

在知乎看到一则故事,关于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在新几内亚和当地食人族的一段对话,让人忍俊不禁却也发人深省。

image 马林诺夫斯基与Trobriand群岛土著人的合影

《纽约时报》报导美国野猪成灾,”Feral pigs are widely considered to be the most destructive invasive species in the United States.”(野猪被广泛认为是美国最具破坏性的入侵物种),评论区有读者表示异议:”Actually that distinction belongs to homo sapiens, hands down.”(意译:人类才是最具破坏性的入侵物种)我知道这个聪慧的读者一定是读过了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智人,我们人类这个物种,在赫拉利看来,过快地成为了地球的统治者,基因的进化远远落后于历史和社会的进化,支配着智人进行许多不必要的杀戮。

我找到了马林诺夫斯基关于那段对话的原文,出处是他1937年为另一位人类学家Julius Lips的一本书做的介绍。鉴于我看到的中文译文和原文略有出入,翻译如下:

我记得和一个食人族的一次对话,他从传教士和(殖民地)官员那里听说了欧洲大战的新闻。他最好奇的是欧洲人怎么吃得掉数量如此巨大的人肉,根据战争的伤亡数字推断。当我气愤地告诉他欧洲人并不吃敌人的肉,他震惊地看着我问到,你们是什么样的野蛮人,毫无意义地杀人。

杀人如麻

《纽约时报》12月14日深度报导了一个墨西哥杀手。我们可以叫他”Sicario”(西班牙语:杀手).

他童年时本来知道是非对错,可是父亲失业,母亲微薄的收入不足以养活一家人。他能看到的是,贩毒集团成员能挣大钱,于是,他加入了贩毒集团。

作为初入职场的菜鸟他虽然工作努力但不受领导待见。有一天领导指着两个行人,让他去杀了,他做到了,远远超出了领导的预期(那两个行人是完全无辜的,领导预料他下不去手)。Sicario开始成为Sicario。

他被选派去深山进行集训,教官非常严格:众多学员面前摆着一具尸体,教官给一个学员一把刀,下达了命令:“肢解。”学员震惊得不敢动。教官稍事等待后上前,一枪打死了这个学员。一起参训的Sicario没有犹豫:他不想落得同样下场,而避免同样下场,他需要放下一切良知道德。

Sicario学成归来,原来的领导已经死于枪下,原来的组织被敌对贩毒集团吞并,他也被招募过去(否则他自己就会成为暗杀目标)。他工作不遗余力。到他被捕为止,他身负上百人命。

Sicario也仍然会被良知困扰:有一次,他被派去“处理”一些当地的绑架犯(贩毒集团会打击当地抢劫、强奸、绑架等犯罪行为,因为这些犯罪行为会招来警察对当地的注意力。一般地,贩毒集团会事先警告,如果他们不听话,就下手),他发现一个大学生和这些绑架犯在一起,他马上意识到这个学生是无辜的,他试图说服上级放走那个学生,上级拒绝了:按照集团规定,不留活口。他执行了命令,但他无法忘记那个学生最后的眼神。

Sicario被捕了。按照法律,他应该在牢房度过一生。不过,当地的警察局长试图用创新的方法来解决贩毒集团的问题:Sicario可以与警方合作,作为证人在其他犯罪集团成员出庭受审时作证,作为交换,Sicario不用坐牢,而是被警方保护起来,有一定自由。他和一些同样参与这一合作计划的黑帮成员,开始做回人。这一创举有效,当地谋杀案件确实下降了,贩毒集团也受到了打击。但是这一创举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质疑声音不小,后来警察局长调去了管辖范围更大,并且治安更好的地区任职,这一合作也就渐渐变得无人问津了。

如今Sicario从警方的保护地溜走,走上了逃亡之路:部分避开警方,但更需要避开的是贩毒集团。他出逃后不久,他无辜的,已经参军但尚未离家的亲兄弟被认作他遭枪杀。他,以及他的父母,女友,孩子,命运未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