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推荐两篇介绍美国城市规划的中文文章:公众号平台的《美国折叠,破碎之城》,以及一位个人博主的《为什么美国这么无聊》系列。之前读过一些相关文章也想提笔总结,不过崔颢题诗在上,就不必弄斧以及重复了。

image 蔓生的芝加哥

一座城是内聚发展或是蔓生发展,哪种是常态呢?对于千禧世代来说,简·雅各布斯式的内聚发展城市更有活力,例如纽约,众生追捧。而蔓生发展的城市往往无人问津,例如俄克拉荷马城。不过正因为大多数城市都在蔓生发展,纽约这样的例子才显得出众:伯明翰(美国)的章鱼触须是一种形式,北京的一环接一环是一种形式,达累斯萨拉姆的布尔乔亚棚屋同样是一种形式。就连纽约,离开核心的曼哈顿岛,建筑渐渐稀落,别墅被绿色包围,以至于纽约都会区的人口密度低于我们熟悉的摊大饼典型——洛杉矶都会区。

对达累斯萨拉姆的蔓生区而言,成长的烦恼在于缺失的基础设施;对于上海的新小区而言,不便之处在于没有好学区;对于休斯敦拥有大块土地的屋主而言,洪水是一把悬剑。不过好处往往是相通的:更多的活动空间,私人空间,想象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