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这个题目,描述我的哥们,newbeesile,从初中认识的,以前家住的不远一起骑车或走路上学,如今一起租房一起骑车上班的闺中密友。
昨日由于大新闻的缘故,晚上去虹镇老街喝酒。其实所谓新闻谈资仅仅是个借口罢了,自我移居上海以来,借口无数,比如长时间骑车之后要喝,去了个什么美妙的地方要喝,买到了什么好东西要喝,偶有朋友来访之类更要喝。喝着喝着闺密有天去体检,离奇地查出个症,据说不能喝啤酒不能吃羊肉不能吃烧烤(窃以为诊断出这个病和直接杀人没什么区别),于是不敢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就发现该病有个指标,指标高于420的会疼而且会疼到死,他这个指标都700了,却没事,于是一边鄙视上海医院的医疗水平一边继续我们的正常生活。
闺密的车子我忘了是来自哪里,似乎是来自虬江路,用来减少交通费之用,不过很快就骑车去逛全上海了,公平地讲,他对上海交通的了解还是很深入的,我就时常在宝山路地区转晕掉。而此人乐趣不仅仅在于四处骑行,还在于四处别车——我不晓得“别”这个字是否大家都理解,总之有一天造成一个司机当场弃车而出,在浙江北路上来了个百米冲刺,不过,那天我们都喝多了。
闺密的工作说不好是爽还是不爽,爽的例子是他号称十一回家,然后十一后又请到了六天假,而他时常说很不爽要跳,而这话从最晚今年三月就开始说了,还没跳。要跳的一大原因是因为他的女友,身在北京,北京和上海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也够愁人的。有一天去他房间他说来来来看看我的新女友,我一看发现上当了其实并没有换人,只是女友来上海看他了,但是时常能找到新鲜感的一对恋人,值得艳羡。
有关此人的更多传闻,可以访问其space:http://newbeesile.spaces.live.com/ 当然,此人很懒,比我还懒于更新space;也可以关注我的space,以后或许还会写,只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