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6日,上周日,newbeesile将行李打包交给了快递公司,将些许可能有用但不便带走的东西留给了我,将房子还给了房东,买了张票,离开。
就在前一天,我们还叫上徐松鼠照常喝酒吃串。
他在上海一共呆了一年半载,也就是18个月。
我门对面的这道门关上了,没了能随时叫去吃串喝酒的人,而我还得在这里再呆一个月。
感慨的原因是:昨天把钥匙忘在屋里了,只好自己撬开,平日里去他房间拿备份钥匙就行了,可恶的想老婆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