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阅读总结:昨日的世界

十年前,我在博客发布过一篇《2010读书总结》。再次涉足这个题目居然已经是十年之后,并且只能将“读书”偷换概念为“阅读”:书已经不是主要阅读媒介。不过我坚持认为,阅读不可辜负。

这一年的Covid pandemic以始料未及的方式深刻改变了我的生活,例如,连战争都关不掉的图书馆,因为疫情,没法去了。如果从中寻找silver lining的话,那就是因为待在家里,阅读的时间有所恢复。就内容而言,我的读物多是关于“昨日的世界”,伴随新思考和获取新知。简单列举部分今年所读过的读物。

  • 《地道风物·银川》:故乡不能归,应知故乡事。
  • 《天地翻覆》既是历史著作,又是回忆录。有些“竟有此事”的发现:上海1967年初有过“经济主义”的抢购潮(抢购缝纫机、手表等大件),这很上海。
  • 《红楼梦》:后四十回已经难能可贵了,可惜曹雪芹的时代没有版本控制工具。
  • 没有断过的《读库》:喜欢《丝路花雨》创作的年代,以及形形色色的普通人。
  • 《悉达多》:物质可以不丰裕,求索不可停歇。另外,这个译本的“加泰玛”不如译为“乔达摩”。

此外,今年的阅读媒介也以怀旧的方式扩充:订了实体报纸、通过RSS订阅博客、订阅newsletter、复活了尘封近十年的Kindle阅读器。

image 书架一角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