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9日,我告别了服务5年的老东家OOCL,今天偷闲把当时的告别信发出来,给大家看看取乐。以下为正文,有部分注解:

同事五载,终须一别。今天是我在OOCL工作的最后一天,点滴记忆如放映的胶片,在脑海中一一呈现。

五年前的七月,Greer皱着某头:第一天上班就迟到!然后把我交给了Frank.不过,Frank并没有责怪我,时间证明,Frank很少生气。

刚入职那半年,一边奋战CR,一边奋战在香港上海两大会议室(注:我们的会议室以地名命名),羽扇纶巾排练三国大戏。一群人奔赴佘山,在舞台上刀光剑影,好不快哉。

四年前,五月一个晴朗的下午,我们一起冲向应急通道,虽然之前并没有过消防演习,但大家秩序井然,忙而不乱。一周后,我们一起向西默哀,一起慷慨解囊。

三年前,我们收拾杂乱的办公桌,把零零碎碎统统塞进柜子,趁着周末到瑞丰整理自己的位子,然后一起三国杀。同样是三年前,我们在四楼空旷的房间排练方阵,在交大体育场穿上红色的数码袋鼠,喊出“日出东方,名扬海外,继往开来,开创时代”的口号。

两年前,ISDC十周年,我们下班后就聚集在会议室,开始轮番苦战三国杀,来角逐ISDC第一届三国杀大赛的冠军。如今卫冕冠军已经成了传说,新一代三国杀的王者要早点出山啊。

去年,江郎山outing,我们在县城小街上漫步,大啖鸭头,登临山巅。江山如画,情谊如歌。

就在不久前,我们在金山观海弄潮,堆沙作画……

感谢黎叔和Peter错爱,让我有幸加入ISDC这个充满活力的大集体。

感谢我的领导Yolanda,自从我入职以来,你的头发时而烫卷,时而拉直;时而烫卷,时而拉直……但你对我,以及WMSers的关爱和鼓励始终如一。

感谢原主任,现在也是主任的Frank,热情,谦和,亦师亦友。期待早日坐上你的大奔,给你做人肉导航。

感谢饭团伙伴Kavin,你做事的认真与苛刻让我敬佩;Blair,常上山逛逛,不要太宅哦;Kevin Lian,你99分的交规分数真是记忆犹新。

感谢Alex Lu, Roland, 虽然不在一个team,但每次向你们请教问题都能得到满意的答案。

感谢Framework的同事们,我们曾一起加班做DMTP,一起拿SPOT,一起举杯,一起打牌,一起旅行。WMS和Framework作为友好邻邦,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感谢过去和现在所有的WMSers,和大家共事很开心,很融洽。昨天的《祝你一路顺风》,《朋友》和《亲人》,将是我久久回味的曲调。

感谢所有ISDC过去和现在的同事们,恕不能一一道谢了,但我会记得你们每个人微笑的脸庞。

今日一别,前路漫漫,不过不必效法关羽过关斩将故事(注:以下黑体部分,都是同事中文名,英文名或外号的谐音):

却说关羽别过曹操,日夜兼程,风餐露宿,一夜,甚劳顿,遇一馆舍,名曰克里斯馆,关羽叩门而入,小二本在舀米,飞快招呼:“客官有何需要?”“来一壶好酒,杀一只鸽子下酒!”“客官请随我到后厨选鸽——这只不惧严寒,乃是冬鸽,这只产蛋多,乃是蛋鸽,这只会写楷书,乃是楷鸽,均为飞鸽,不知客官偏好那只?”“就要那只更肥美的吧!”但见冬鸽马上变了拽鸽,而蛋鸽变了囧鸽,不移时,关羽饮酒食鸽,还就了点油炸鲢蝌,正是,绿蚁新醅酒,红泥艾可炉。“真是卓一味!”关羽夸道。

“客官去往何处?”“吾欲北渡黄河,去投刘备,此去路途可难行?”“客官有所不知,前方有雄关一座,重兵把守,路客稀少,若无通关文牒,断难过关。”“我倒要会上一会!”

蒋星易朝阳,关羽穿过一片乔思林,策马赴关,早有盯道蜂报与关内。关羽到得关前,门中杀出三员大将。哪三员?左首西域斡罗丝人氏,生的豹头环眼,虎背熊腰,柳比扬依奇是也,胯下一匹西域棕毛马,带的是一队中亚唐红兵;右首武将本为当地奶霸,东瀛人氏,娄三甫四郎,跨一匹黄马,带一队东洋谢义军;中间是守关总兵,人称马总,带的是水师仲海军,骑一匹马,此马乃漠北品种,甚是不凡,名曰卡瑞斯马。马总高叫:“来者何人?欲往何处?”关羽应道:“解良关某,欲往河北。”“河北乃蛮狄势力,既来叫关,必有通关文牒!”“关某走的匆忙,未曾讨得!”“且去讨来文牒再过关!”“汝等怕是拦不住我!”“谁人与我拿下此贼?”柳比扬依奇应声而出,关羽策马向前,只一合,早把柳比扬依奇斩落马下。娄三甫四郎见状杀向关羽,也被一刀两段。两匹马羞愧而回。 马总大惊,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当即改容敬之:“早闻关将军武功盖世,聊相试尔,今日幸睹将军身手,鄙人五体投地!”关羽道:“既如此,可放我过关!”马总道:“今日有幸,愿请关将军到寒舍小酌,再赶路不迟。”关羽慨然应道:“前面带路!”左右曰:“怕是有诈!”关羽曰:“纵然有诈,吾何惧哉?”于是鸣金锣收兵,关羽随马总至马总宅邸:赵世轩。游吴小园,饮茶于汪亭,宴于贾斯庭

马总劝关羽喝了一杯酒,待劝第二杯时,关羽瞥见廊下有一抚髯客使眼色,遂起身佯装如厕。抚髯客谓关羽曰:“吾乃昨日将军下榻克里斯馆之洪老板也,亦在马总宅内打工,昨日暗见将军器宇不凡,故暗随至此。将军不可轻信马总,此酒已被下药,待将军倒时,马总将掷杯为号,魔铃乱摇,伏兵四出,将您醢为肉酱!””多谢洪老板!关某自有分寸!” 关羽回席马总又劝酒时,关羽冷笑道:“此酒不知是好意还是歹意?”马总大惊。关羽早抄起青龙偃月刀,一时伏兵四起,刀光剑影,关羽从庭中杀至园内,第一杯酒药性发作,渐渐不支。马总冷笑道:“今日便是你的死期!看我大招:李寅砍!”挥刀要来取关羽性命,忽然周广雷声大作,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将马总劈特了,化为丁丁,灰飞烟灭。抚髯客上前扶起关羽,叹道:“关将军有天神护佑,此乃天意也!” 于是关羽过黄河,此时黄河清浪涛宁。攀谢闽峰,渡哈珀江,越程姗山,收了义子关平,招了扛刀长汉周钧。终于古城聚义,兄弟团圆。而过关斩将的故事,从此世代讲颂

(Disclaimer:本故事纯属虚构,博君莞尔,请勿自觉对号入座)

我的联系方式:(注:联系方式略去)

至于我的去向,步饭团成员Kevin Lian韵以说明:

年届而立离东方,

乘桴逐浪赴海外。

去国未敢谄美好,(注:美=美国)

中华强盛看未来。

Update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