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我由于在豆瓣网上看到一个同城活动,貌似挺适合我的样子,不禁一时心痒。
发起人对参与者的要求是这样的:
    “1,热爱阅读,视其为生活中一项重要内容和享受。”
    感谢上海图书馆,感谢豆瓣网,让我重新拾取阅读之乐。
    “2,具备相当的阅读基础,阅读广泛,经常阅读自身专业以外的学术类书籍。”
    我确实喜欢各种书都去读读,自身专业的书倒是很少读。
    “3,平均每月的阅读数量不少于一本书。”
    我总是欺软怕硬地躲开大部头的书,三天两头读完一本小册子,因此不成问题。
    “4,有每晚睡前阅读的习惯。”
    这个倒是不一定,如果不太晚的话还可以。
    “5,有买书和去图书馆的习惯。”
    我有买书和去不同的图书馆(上图总馆、徐汇、卢湾、松江)的习惯。
    “6,个人藏书不少于200本。”
    没数过。。银川家里的算不算呢?在这边倒是没几本。
    “7,出门时,一般会随身带本书。”
    有时还不止一本。
    于是,报名参加。会场很体贴地定在泰晤士小镇里的松江美术馆,自从上次看摄影
展以来,我还没有来过,而这里的人气比那次展览时还更低迷。其实来了以后我发现,
这儿还是举办着一些文化活动的,例如一楼报告厅的费雯丽电影免费放映活动,二楼展
厅的吴玉梅画展,可惜都没多少人看。我和活动参与者会合后,就坐进一楼的书吧,边
喝茶边聊。
    豆瓣网上声明参加此活动的,算上我和发起者只有四人,实际到场三人,我,发起
人安,以及安的朋友六哥。安是松江本地女子,好读书,嗜旅行,今年初入藏,经边防
入尼泊尔,继而信步北印度数月,走过瓦拉纳西,德里,在拉贾斯坦邦漫游,又经紧张
的印巴边境进入巴基斯坦,打算去伊朗时,闻汶川地震,赶回汶川参与志愿者和NGO行
动,大约十月方回上海。六哥,广西人,驴友,常驱车云游,和安也是旅途中相识。于
是读书成了次要话题,我们时而印度时而长汀时而赣州时而黄山时而越南地聊开了天南
海北。
    偶尔谈书。既是书友聚会,免不了带书去彼此分享。我带了一本龚鹏程的《书到玩
时方恨少》,这是年初文庙偶得,为文化旅行随笔,作者深谙国故却不掉书袋,每议暴
发户式的旅游开发,堂哉皇哉的文化仪式(例如“祭孔”大典),无不切中要害。因而
我以为这本书会和真正的自助旅行者产生共鸣。果然,最后这本书被借去。安带了最近
大受欢迎的何怀宏译《沉思录》,借自图书馆的,我还没有读过,可以暂时列入待借书
单排排队。书吧本身也有一些书,例如大部头的《中国纹样史》,一些杂志,比如一期
专讲公益事业的《城市画报》。一个下午就在谈读书行路间度过。这样的心灵度假,不
由得不让人想起先锋,万象,半坡,那些我曾经沉湎其中时却不知珍惜的。
    和书友们道别出来,找不到自行车了,差点认定是车子被偷了,好在遇上一个热心
的朋友帮我找,并帮我分析出事情的真相:其实我只是认错了放车子的弄堂,看来我果
然做宅男太久,方向感退化。去大学城吃饭买水果,遇到一群学生,戴礼帽和口罩,在
路边列队做操、做各种动作,喊一些台词例如“输的人是包子”“披萨”之类。
    最近突发奇想,丹每买一件衣服,或一条裤子,或一双鞋,必给她搭配一本书,让
丹也享受阅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