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对地理的兴趣。
我所喜欢的地理,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地理学,应该如何准确的表述,也难以说清。基本上,我对地球上一切界线的划分,一切地点的座落,具有更大的兴趣,可以说就是对政区的兴趣。因为虽然板块构造说告诉我们,如今的大陆版图和最早的时候有很大差别,但有人类文明史的年代里大陆的轮廓还是基本稳定的,因此不同的就是界线和居民点。这也许和我从小读的地图主要是政区图而非地形图有关。
虽然年代相距并不久远,但现在的世界地图和我小时候相比,还是有很大差别,在当时,地图上有东德西德,南北也门;苏联,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还各自是一体;伯利兹后面的括号里写的是英,南非后面的括号里写的是在白人种族主义者统治下,纳米比亚后面的括号里写的最长:原南非委任统治地,现为南非非法吞并。但那时的图还比较笼统,我读图也并不细,更多是好玩,注意不到直布罗陀后写的英占二字,也没有看到休达,梅利利亚后面括号里写的西字,当时看加那利群岛括号里的西字,以为就近属于西撒哈拉,不知道西撒哈拉本身也为他人统治而那个西字其实代表西班牙。那时,地图对我来说,是图文并茂的启蒙读物。
后来渐渐发现,国界的变化其实浓缩了历史的变迁。过去,德国的东部国境线曾经越过奥德河,拐向正东,囊括了从什切青,格丹斯克到加里宁格勒的狭长地带,那里,叫东普鲁士,曾经德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二战后被割去,国境线变成了整齐的和经线平行。而苏联解体后城市纷纷改名,比如奥尔忠尼启则改成弗拉季高加索的原名,伏龙芝改成比什凯克,但加里宁格勒和切尔尼亚霍夫斯克却还是保留苏联时代的原名,想一想,俄国人怎么肯把自己到手的土地,改回日耳曼文明的名字,哥尼斯堡呢,这个在我们数学的启蒙教育中,耳熟能详的名字。
国界的划分,也反映各国文明的归属,表现在国界线上往往为常人不解,例如阿富汗的瓦罕走廊(地图上阿富汗向东北伸出的狭长地带)。希腊和土耳其曾经为争夺爱琴海的一个小岛,一度剑拔弩张,我从地图上看,该小岛远离希腊半岛而离土耳其只是咫尺之遥,而爱琴海上几乎所有靠近土耳其的岛屿无一例外地属于希腊,从而大惑不解,为什么这些对于希腊来说孤悬海外的岛屿不能让土耳其分一杯羹?后来发现,其实爱琴海是希腊文明的摇篮,即使相去遥远,却是希腊传统领地,而土耳其只是在奥斯曼帝国时期一度占有,一战战败之后还是尽数吐出。
地图上还有很多划分不一致,甚至看不到的线,我国版图的鸡嘴部分很突出,但那是把黑瞎子岛整个算在我国境内的,这个恐怕不久要修改了,鸡嘴会遗憾地被磨平。印巴分界线,我们看不到锡亚琴冰川的边界走向,事实上的界线保持着,但双方不断互相发射些炮弹以宣示主权。摩尔多瓦有个德涅斯特沿岸共和国,不被广泛承认,但保持事实上的独立,甚至被维基百科认为是不多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之一。
地图改一改,容易,但要改动地图却牵涉了复杂的厉害,常常是刀光剑影,看到过的,已经很多了。每条界线的划分,背后都有太多的故事可说,对于这些,我有不知疲倦的兴趣。
各位不妨看看我下面几个题目,探求一下这些问题的答案,说不定你也会觉得这事挺有乐趣:
欧盟最西的边界线,在什么地方?
为什么安哥拉本土和卡宾达之间被两个刚果包围,却不属于任何一个刚果?
为什么克罗地亚的领土贪婪地向东南延伸,一条狭长的海岸线冷酷地堵住波黑,使其没有一个出海口?
1945年的波兰边界和1939年的相比,相对于发生了整体的平移,波兰的领土在战前战后有何得失,领土面积是增多了,还是减少了?
探究一下吧,挺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