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百合转,看到tianlong的BLOG里写道“偷得浮生半日闲”,微笑,想写下点东西。我发现这个词可以演绎为我的生活,其一,我的百合ID为FY(浮云),浮云的生活自然简称浮生;其二,我天天坐船,也就是天天过着漂浮在江面上的生活。
在南京的时候,只是认为摆渡是忙碌之余偷闲之举,毕竟除了江心洲之外,南京人民对摆渡的依赖不算大,偶尔去浦口码头或中山码头坐船,也并不是生活之必需。不过在上海,摆渡的重要性似乎大些,这倒不意味着小小的黄浦江给交通造成了多么大的阻碍,事实上人们可以采用多种方式过江:地铁2,4号线,过江公交,自驾车,到处都是大桥和隧道。不过,上海人太多,轮渡成本低廉,所以黄浦江上每条轮渡线,还是吸引了相当多的乘客。
每天早上上班高峰,公平路码头总是人山人海,两条渡船不住地对开,每次渡船靠岸码头开门,人,自行车,助动车,摩托车如潮水涌入,瞬间舱内满满当当,渡船艰难地关上舱门就走,剩下挤不上船的人车等在码头,很快又是一大群。而舱内弥漫着各种味道,尾气,烟,早点,汗,什么的。而晚上下班会好很多,我常年乘座的线路通宵航行,6点以后就10分钟开行一班了,上船,人稀稀拉拉的,大多聚集到船的一头,去遥望外滩、东方明珠的景象。如果是从东昌路码头,整个外滩尽收眼底。其实每天晚上都要过渡,过渡所眼见的,恰恰是一个刺激,促使我四处骑行。
每天早晚的浮生是长短不一的,黄浦江航道上总是船来船往,因此渡船要横穿过江面,就类似行人横穿马路,总要小心两边来车,因此虽说短短的航程,总要给那些大船让道。而我这里虽称之为大船,也只是相对而言。或许也可以称为长船。时常看到满载砂石的船,水面已经和甲板相平,看上去一不小心就要沉下去似的,却依然开足马力飞奔。晚上还有豪华的游船来来回回,白天它们都闲着,泊在码头里,我在办公室望窗外看就可以看到。
浮生也可能有中断的时候,比如大雨,比如大风大浪,我因为大雨坐过两次地铁,至于大风大浪倒是还未曾遇到。一般地,大风大浪,还有大雾都有可能造成轮渡停航,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算幸运。
周末一般不过浮生,马上就又到周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