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Zalishchyky地区乌克兰男子戴的草帽

这两天抽空去了纽约的乌克兰博物馆。动因:这里离办公室很近。我谈不上对乌克兰有什么了解,只是大概知道一些历史事件,知道一些地名人名,都很肤浅。我没有去过,近期也没有打算去那边玩。

这个博物馆也没什么名气,虽然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拥有可观的可利用面积(三层楼的展厅外加一层楼的办公区),但游人非常稀少。成人门票只有八元,博物馆员是个老太太,再三确认我真的要买票参观之后,非常热情地介绍了每个展厅的展览,以及如何上下楼。我参观了不到一个小时就看得淋漓尽致了,其间其他参观者加起来不到十位,他们和博物馆员用另一种语言交谈。我很难想象没有乌克兰政府和民间组织资助这个博物馆如何办得下去。

没有了其他博物馆常见的拥挤人群,我看得很细致。首先是乌克兰各地的民族服饰。乌克兰并非小国,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与品味,在服饰上反映出来,正如中国省与省之间甚至省内都有充分的多样性——其实也都是自然地理和政区变迁的必然结果。二十世纪前半叶乌克兰就修改了很多次地图,大多因为战争。大饥荒的历史也不忍卒读。

说到政区变迁,这里有一个摄影展是关于乌克兰东部的战争。2014年俄罗斯吞并了克里米亚,又一次更改了世界地图,之后乌克兰东部陷入战乱,举世瞩目。时间流逝,战争仍在继续,但却被人遗忘了。电影Coco里说人死去之后,如果被所有世人遗忘了,叫做第二次死亡。然而还在不断造成创伤的战争已经被人遗忘了,这岂不是比第二次死亡更糟?

有点意外地,我又看到了Andy Warhol的作品。他是各地博物馆的常客。匹兹堡也有座Andy Warhol博物馆,因为那里是他的出生地。那他和乌克兰有什么关系呢?原来他父母是Ruthenian(且译卢森尼亚)人,这个民族分布在如今的乌克兰和罗马尼亚等国,人口也不多。不过可以说他的作品可能植根于这一民族和文化,这就足够了。展品是他1980年代创作的濒危动物系列,从怀俄明州的“国立野生动物艺术博物馆”(且译)租借而来。当然我没有看出来这些作品和Andy Warhol的出身有什么关系。

这个博物馆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都是静态展示,只是恰好满足了我的好奇心,打开了一扇了解这个不太熟悉的国家的窗口,让我得以走马观花地了解一些新鲜事。人当然没法了解所有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以有涯随无涯,殆己。所以,不如保持好奇心,探索下长尾里的趣事。就比如,去逛个没人去的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