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我去底特律的时机不对,无论白天晚上,街上都稀稀拉拉的没有多少人。我所见到的,人比较密集的场景如下:

到达当晚,我们去一家寿司店吃饭。这家寿司店是照顾美国人口味改良的,空间也宽敞很多,座无虚席,我们需要等位,大概等了一刻钟。我们没有观察多少人是像我们一样的游客,多少人是写字楼里的白领。这家饭店所在的建筑是克莱斯勒大楼,有一些公司机构在楼里办公,大楼门厅光鲜亮丽。吃完饭走回宾馆,一路见到的行人屈指可数。在纽约很火爆的汉堡店Shake Shack在附近也有一家分店,可能是底特律唯一的Shake Shack,营业时间从早上11点到晚上11点——比纽约少四个小时,而纽约中央车站的分店早上7点就开门了。

第二天早上,在底特律河边的Hart Plaza许多人在准备摊位,可能下午这里会举办一个艺术节,估计正式开始的时候会有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过我们到的太早,只看到做准备的商家。我估计很多人来自非洲,从他们的服饰和气质判断。底特律有一些民间机构帮助来自世界各地的难民落脚底特律。在布隆迪,由于胡图族与图西族之间多年的冲突,图西族人Nadia Nijimbere选择了离开,2013年她抵达底特律之后发现自己已经怀有身孕,在底特律Freedom House的帮助下她渡过了难关。两年后她丈夫Mamba来到底特律和她团聚。对于新移民来说,定居下来本身就充满了挑战,Nijimbre找到的是一份清洁工的工作,Mamba之前在布隆迪的学位在这里不被承认,他去了一家工厂做工。不过,在另一家公益机构的帮助下,他们萌发了创业梦想:开设一家东非饭店,改变他们的生活,也回馈这座接纳了他们的城市。他们获得了媒体关注,甚至赢得了五万美元的资助。如今这家饭店尚未正式营业,不过他们举办了一些catering活动,祝他们如愿以偿。

在一个People Mover站和一群人一起出站。这一群人包括一双父母,以及十到十二个孩子:我们来回数了若干次,没有数清楚。世界上生育意愿最高的国家可能是尼日尔,每对夫妻预期生育九个孩子,邻国尼日利亚的数据是五个孩子。People Mover车厢不大,运送的人也不多,近年来每年的客流量在两百万上下浮动,主要是游客。2017年底特律新开通了纵贯市中心的有轨电车,和People Mover有换乘站,本意是方便通勤者,改善贫乏的公共交通。线路刚刚开通时,电车免费,每天客流量有五千人次,不过免费期过后,每天只有三千人次了。

在一间宾馆门口,一群valet(代客泊车)聚在一起,时不时地有客人取车或停车,不过大多数时候他们在一起聊天。底特律停车很容易,动不动就是大片的空地或者一栋楼用作停车场,不过车辆也零零星星。据说到了比赛日的时候,赛场附近的停车场会爆满。

繁荣的城市不会依赖单一大型活动,或者潮汐式的上班族维持人气。遗憾的是,底特律市中心缺乏持续的人流。下一次从底特律的路说一说底特律怎样才能吸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