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不定期写一些读过的报章,博文,图书)

可能是本月纽约时报最佳文章:成为钢铁工人解放了她,之后她的职位去了墨西哥。记者通过七个月跟踪采访,深入完整地报导了一个在全球化浪潮中失去工作的平凡女工的故事。强烈推荐。另外朋友们如果有关于之前中国下岗工人的类似深度报导,请不吝推荐我一读。

去年下半年,一家百年企业Rexnord宣布要搬迁其位于印第安纳州的轴承制造厂(到墨西哥),遣散300名当地员工。其中之一是Shannon Mulcahy,她从她叔叔那里继承了工厂的工作,一干就是几十年。直到有一天高层宣布要关厂,还要在职员工培训即将取代他们工作的海外员工(奖金五千美元),工人都忿忿不平,有的选择消极怠工,有的选择愤而离开。当选总统特朗普也发表推文大呼“no more!”也有的选择合作,包括Shannon:因为她并不怨恨来自异国取代她工作的人,况且铸造轴承是精工细作,需要像她这样具有丰富经验的老工人传授。

从决定关厂到最终关厂历经近一年,可Shannon像是永远困在了这里。她是单亲妈妈,三世同堂,背负房贷车贷,孙女有先天疾病,自己是全家唯一收入来源,没有积蓄。一片暗淡中唯一的亮色,是她的女儿考上了普渡大学,并获得了全额奖学金。她试图保持乐观,她手把手带几个墨西哥徒弟,上网查新厂所在地:比她想象中现代化很多,她申请到了去新工厂访问的机票。她试图扭转大局,寻找股东名单要给股东写信,但大股东都是对冲基金,他们没有名字,在他们眼里没有这座工厂,只有一个页面,三个字符(RXN),向上或者向下的箭头。她试图改变自己,不甘心吃福利,她去参加招聘会,一个再就业计划吸引了她的注意,招聘人员告诉她:首先将高中文凭和成绩单发给他们。但是她高中就辍学了。时间匆匆过去,厂里的设备逐渐没了声音,没了水电,最终没了踪迹。她失去了工作,特朗普的呼吁没有起任何作用。她也没有拿到那五千奖金,去墨西哥的机票也被取消:因为培训费用超出了预算。她的医保将在半年内过期,届时孙女的医疗费要她自己完全负担。

这样的故事似曾相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总有人落下,总有地方落寞,铁锈带上多了一道印记。二战结束后的半个世纪,随着贫穷地区的经济增长,区域不平等得到了缩小。如今,no longer,富裕地区加速聚敛人才和资本,马太效应显现。Shannon在印第安纳州的家只需要五千首付,工厂的一部分会搬去德克萨斯,在州府奥斯汀售价上百万的公寓已不鲜见。Shannon付了每月账单就剩不下多少饭钱,公司的CEO六年内薪水挣到了四千万美元,他的一大贡献是降低了人力成本。

在Shannon带过的墨西哥徒弟里,有一个年轻人在Shannon尚未失业之前,已经跳槽到了一家更高工资的工厂。也许他也深谙当今的生存之道:保持上进,以免被机器取代。不过无论是这个年轻人还是Shannon,中国总有古训:人往高处走。也许,Shannon应该卖掉她的房子,去德州?毕竟如今美国一半的GDP是由若干大都会区创造,那里有更多的工作机会。

只是,谁会做一栋注定跌价的房子的接盘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