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偶然的情况下得知,新疆发生过一起成功劫出死刑犯的“高旭事件”。事件发生于1980年,严格来说,不是劫法场,但可能是1949年之后的孤例。要知道文革中也不曾有过劫法场之事。更为戏剧化的是,之后高旭改判有期,现在早已出来了。相映成趣的是,49年之后称帝的都不止一个

引用一下Google到的新华社内参:

9月16日15时30分,法庭开庭宣读判决书。当审判长读到对高旭“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时,话音未落,群情激愤,“我们不同意、我们不同意!”的吼声此起彼伏,震撼大厅。犯人高旭刚刚被带走,审判长慌忙摘下眼镜,拉下帽沿,从后门溜走。这时—些人以为是要把高旭绑赴刑场枪决,便高喊著:“快去救高旭!”—齐涌向了看守所。冲开第—道大门以后,打了南疆军区法院干部李玉路和干部处干事杨茂生。接著几个战士又带头冲破了第二道门,从监号里拉走了高旭,由几百人簇拥著走出南疆军区大院,来到十字街头,上了—辆早已准备好的军用卡车。

有时候真实历史比小说好看。

多说一句,今天偶然听说有个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我是从这里开始Google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