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篇小文炸出好多人。

一个住在北京的老同学感叹道,昨日步行外白渡桥恍如前日。为什么不是骑行外白渡桥?外白渡桥不让骑自行车,但我们在上海的时候骑着单车可没少干破坏规矩的事。你故意晃晃自行车停在一辆行驶中的汽车前,车急刹了,很快司机扔了车追上来,你挥一挥手,脚下猛蹬,司机打出一巴掌,到你后背没了力道,他气呼呼地走了。那天我们走了乍浦路桥。有的时候会过四川路桥,河南路桥。当然还有吴淞路闸桥,现在这座桥已经没有了。

同一个公司的老兵叶子姐把小文拿了去,写下了优美的诗句,我真是抛砖引和氏璧了。那时候你的孩子还小,但你说“现在不好好学习以后考不上幼儿园”,让我下巴掉到了地板上。现在你的孩子上高中了?我的孩子上了幼儿园。这里有些幼儿园是要考试的,想想还是不去考了。

一个老友感慨,十年了。十年前你把你的好朋友介绍给了我,我带她去中共二大会址约会,送她世界地图册作为第一份礼物。后来我们结了婚,我们是你撮合的唯一一对。

一个CTO评论道,有诗意。在我们刚刚毕业,你还不是CTO时,我们,以及我第一家公司的另一位老兵,都住过一栋田林的公寓。公寓每一层一侧是长长的走廊,另一侧是许多人家,像极了大学宿舍。那段时间应该是毕业之后,和大学同学住的最近的时光。

一个海外华人认为我文风依旧。当时课堂上念过的作文我已经没有印象了。后来我们都接受过同一伙人的采访,录了些我们的潦倒生活播放到电视上供家乡父老消遣。他们还恐吓我们过几年跟踪采访,于是我们都跑路了。

我们都曾在上海这座城走过,生活过。我们把名字留在水面上,这些涟漪会慢慢散去,随着后来的人留下他们的痕迹。容我引用叶子姐的诗句,来酬谢有耐心读到这里的朋友们。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