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以来,一直乘坐黑车上班,走沪杭高速,日复一日,于是只能读读书打发路上
的时间。本周三早上,由于大雾,沪杭高速封闭了,黑车只能改走小路,于是迟到。不
过换路线对我来说并不是坏事,因为可以走走新路了。
    车子先是在松江城区内拐来拐去地走过若干街道,终于从松卫路跨沪杭铁路,来到
一条密集着汽车和人群的道路上,从经过的两座桥的名字判断,此路名为南乐路,路北
有座学校,学生在等绿灯过马路,似乎路南是学校的操场,有护栏和马路隔开,但护栏
很长且漆了绿色,又像是高速路的隔离栏。雾天车窗总是被笼上薄雾,不过可以肯定隔
开的并非高速路,因为前方走上的新车公路(想必为新桥——车墩之意)方和A5高速重
合。之后又经过几条路,但没有任何标志可以推断名字,反倒是后来一条更小更窄的路
由于拥有座桥,我才又记下了一条路名:申港路,得名原因难以揣测。之后是光华路,
半幅路面在开挖修路,我在一块路边的标志牌上看到旗忠村的字样,意识到已经是闵行
区境了。旗忠有网球大师杯的赛场,但显然我没有路过,因为这里和一路上普通的村庄
并无两样。驶出修路段,还是光华路,但和刚才只有一条车道的乡村马路式风格迥异,
变成了双向六车道,中间有隔离绿化带的通衢。之后走了段华宁路(距离五号线华宁路
站很远),上了金都路,就没有悬念了:直奔A4而去。
    两年前,也是冬季,曾乘车走A4南去交大闵行校区,今日重走A4,道旁有树丈余,
已无片叶留存,萧瑟景象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