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的入场式是我最喜欢看的环节,因为每个国家或地区我都认得,每个我都能
讲一点故事。可惜今晚一个人看开幕式,丹不在身边,欲将什么付什么,知音少,弦断
有谁听呢?
    近日看了《末代独裁》,片头有个镜头是我喜欢的,男主角把地球仪一转,指到哪
里去哪里,第一次指到加拿大,不干,重转了一次指到乌干达,就过去了。这真是我非
常想效仿的事。当然,电影么,看看就好,毕竟连续指两次都指在大陆上是挺小概率的
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