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我曾以这个题目写过一篇博文,当时提到,柏威夏古刹现状凄凉。而最
近发生的事情有可能改变古刹的现状:大概是前天,古刹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柏威夏古刹位于柬泰边界,两国对该古刹主权有争议。上世纪五十或六十年代,国
际法庭裁决古刹属于柬埔寨。不过,争议并没有因为一纸裁定而尘埃落定,由于柬埔寨
后来陷入战乱,从柬埔寨境内访问古刹的道路变得极难通行,而泰国由于国内稳定,得
以修筑了一条条件不错的马路,通到古刹,所以古刹的旅游收入反而主要归了泰国,此
外,泰国仍然念念不忘对古刹的主权要求,就在这次世界遗产大会审议柬埔寨对古刹的
遗产申请时,泰国还在采用外交手段阻止大会审核通过该申请。
    跨国的世界遗产之争不限于此,前几年朝鲜申请把一些高句丽遗迹列入世界文化遗
产名录,据说申报清单里涉及一些位于中国境内的遗迹,于是我们火眼金睛地识破了朝
鲜暗中的主权要求,风风火火地也申报了一系列中国境内的高句丽遗迹,所以那年关于
高句丽的新世界遗产有两个,一个中国的,一个朝鲜的。其实按世界遗产这事的初衷而
言,世界的遗产,为什么要分国界呢?无非是经济利益要分国界罢了。
    世界遗产沾染上铜臭味,虽说不能说只有在中国一地是这样,却也可以说,中国这
里是挺突出的。景点一戴上世界遗产的桂冠,紧接着就是大肆涨价,于是今年不止一次
听人说:赶快去三清山,要不申好了遗,就不是这个票价了。其实依我看,现在的票价
已经很贵了。三清山和永定土楼申遗成功以来,报章连篇累牍地报导,恨不得马上把你
拉去现场,购买一张世界级的门票。但当我想找到一份这次全世界产生的所有新遗产名
单,就可怜何处觅芳踪了,我只好去官方网站查:http://whc.unesco.org/en/list
    今年的新遗产里,还有马来西亚的马六甲城和槟城,槟城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又
如巴布亚新几内亚今年头一回申请了一个世界遗产:Kuk(地名)的早期农业系统。又
如法国申请了一项自然遗产:新喀里多尼亚的珊瑚礁、澙湖,自己本土领土狭小,把海
外领地的东西也搬出来了。又如瓦努阿图申请的,某酋长的领地。地球上有意思的地方
还真是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