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季奇的被捕使我想起,一位叫做普拉夫希奇的女性。比起让人过目难忘的卡拉
季奇而言,普拉夫希奇不论名声,威望,魅力,都难以和卡拉季奇比肩:从中文搜索引
擎的搜索结果条目数,就可以得出结论了。
    不过,实际上,普拉夫希奇两次打败了卡拉季奇,并且,对她的第二次打败卡拉季
奇的举动,我曾经由当初的不解,渐渐转变为对她的钦佩。
    第一次击败,是波黑战争结束后的1996年,其时,卡拉季奇由于对自己施行的政策
不肯留任何转圜的余地,在内外交困中被普拉夫希奇取代。改弦更张之事,本来就很平
常,因此人们渐渐淡忘,也是情理中的。而第二次击败,则是他们二人在面对战争罪行
指控时,所采取的不同做法。
    卡拉季奇下台时,已经被海牙国际法庭公开起诉,他选择了隐遁,直到前几天被人
抓住;普拉夫希奇1998年下台后,被海牙秘密起诉:这里顺便说说秘密起诉这件事,海
牙法庭对波黑战犯有公开起诉的,有秘密起诉的,秘密起诉可能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或者
为了不造成不良影响之类,大约在1995年,北约部队秘密去抓两个被秘密起诉的塞族战
犯,一个叫科瓦切维奇,一个叫德尔里亚奇,两个原本享受着美好田园生活的农夫顿时
被雷到了,结果德氏反抗被当场打死,科氏乖乖被抓了去。海牙选择秘密起诉她,可能
是因为当年西方靠她把卡拉季奇打了下去,现在又要抓人家,过意不去。不过,普拉夫
希奇知道这件事后,就去自首了。记得她刚自首时,天朝的报道对她的举动冷嘲热讽,
我也难以理解,按说,普拉夫希奇当年就算有罪,也是在卡拉季奇的领导之下犯的,首
恶还没有办,胁从急着跳出来做什么,岂不是给卡拉季奇看笑话。
    但她站出来担当了,敢作敢当,从一个极端的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塞尔维亚铁
娘子”,到一个认罪忏悔的囚徒,她都从未退避或推诿。特别是,作为一位70多岁的老
人,选择在铁窗中度过晚年,该是多么痛苦的抉择(当然她有可能熬过十一年有期徒刑
而和家人团聚,不过有报道说她在牢狱中受到了不人道的待遇)。比起逃避审判而隐遁
的卡拉季奇,普拉夫希奇的所为堪称男子汉大丈夫,而选择逃避的卡拉季奇,虽然隐术
符合“大隐于市”的策略,终究难逃审判,他头顶上的神秘主义和英雄主义光环,可以
消灭了。
    1995年,新闻中曾经先后提到,波黑塞族军队攻占了联合国划定的两个安全区:斯
雷布雷尼察、泽帕。但很久以后,我才了解到,塞族军队攻占斯雷布雷尼察后,将当地
8000名处于可作战年龄(15—60岁)的男子屠杀。这桩罪行的两大罪魁,卡拉季奇和姆
拉迪奇,一个终究被捕,另一个还在逃亡,但看起来他们都不大可能选择认罪。只有自
投罗网的普拉夫希奇,才站在了正义和良知这一边。记住她吧,为了她的忏悔,在座的
读者如果如果有去瑞典的,可以去看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