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Mya那里听说的,在松江泰晤士小镇这里要办一个国际的,顶级的,摄影展,于是琢磨着去看看。琢磨着琢磨着,这展览就快结束了,我就在周日,赶这结束的最后一天,去看看。
夏日炎炎正好眠所以我十点多才骑车出门,一时兴起还奔去西边的小昆山溜达了一圈,之后才悠然自得地来到展览地。先到一个称为R8的展区,进门是荷赛新闻摄影展,正是我有好感的主题,于是仔细地看;穿过一道门,一边是手机摄影展,一边是汶川救灾展;又仔细看过,再走过一段长廊,又有三个展室,一个黄甦作品展,一个黄功吾作品展,一个路透社体育摄影展。看完这些,R8展区算是结束了,下面是市政大厅展区、美术馆展区、第一视觉创意广场展区……这时我才发现,我所持的匆匆看完吃饭去的想法是多不切合实际。
我从小看展览都有一个毛病:每个展板每张图片每段说明文字都要看。小时候经常到我妈妈的工作单位:展览馆去,于是仔细地看展览就成了我的娱乐和消遣,以后无论到什么文博、会展场所,都是从不放过一个角落的,而且不分主次。于是,我终于不能看完所有展览:1个主展,43个邀请展。在看过的展览里,重走长征路,四川茶馆,航拍,东北老工业之类的主题让我驻足的时间更长些。
在上海时,一切方便,但从未进过上海美术馆;奥林匹克文物展在上博开了数月,一直没去,反倒是搬到了松江,又特意去排长队看;在上海读书也少,在这边由于路上耗时良多,反而可以趁机读书了。最近从上图借的几本书,读来大都不错。只是蒙朋友推荐的一本《非常道》,人称类《世说新语》,记近代以来言论,颇耐品味,就去借了来,但读过发现,这本仅仅辑录了近百六十年来事迹的小册子,居然颇多引用失据,张冠李戴,时空错乱之处,使之大大减色,沦为一册茶余笑谈集。今人著书,多急于事利以致书成不予考订,勘误即刊行于市者,对读者极不负责,须知仅仅百多年内的故事,稍加甄别并非难事,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的前例也并非上古传说。《非常道》多语国士之风,书中提到的大师们若读此书,恐怕也是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