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去了武汉,所见良多,写在一篇里难免顾此失彼,就分几次写吧,这样一来也
可以常常有更新。先说说武汉的博物馆和纪念地。
    托国家的福,武汉的很多博物馆,红色纪念地免费开放了,因此我这几天不停地寻
访各种文博场所。首先是湖北省博,大名鼎鼎的曾侯乙编钟就在这里,还有越王勾践剑
吴王夫差矛以及从石器时代到民国无数的珍宝;其次是武汉市博,主要藏品是武汉范围
内出土的珍贵文物,此外这几天还和青海博物馆合办了藏传佛教文物展,因而我意外地
在华中地区有机会欣赏藏区的唐卡,佛像,面具,经卷,饰品。照片会发在我的空间相
册里。顺便说一下,曾侯乙编钟是在湖北随州市出土的,因为编钟,这里成为国家历史
文化名城,并建起了编钟陈列馆,不过,真编钟确陈列在我这次到的湖北省博物馆,随
州陈列的只是一件复制品。对游客来说,编钟在武汉陈列可能是好事,因为他们不必再
额外安排时间去随州看真编钟,而对随州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好事,网上有帖子印证了
这一点:http://www.suizhou.org/?viewthread-28734.html
    此外参观了许多纪念地,按先后次序罗列一下:二七纪念馆,纪念1923年的二七大
罢工;詹天佑故居,有詹天佑生平陈列,特别专注于詹天佑晚年从事川汉铁路,粤汉铁
路的历史——我们都知道詹天佑建京张铁路的故事,而不知道他晚年的事业,据说是因
为京张是我国独资的,长志气,而川汉,粤汉都是中外合资的,不长志气,其实按今天
的观点看,志气与否是不挑资本的;八七会议会址,大家背历史都背过的,但不是每个
人都去过,毛主席在这里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武汉国民政府旧址陈列馆,从另一
个角度证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笔杆子到底干不过老蒋的枪杆子;新四军驻汉办事
处旧址陈列馆,时间不长武汉就沦陷了,不过新四军还是坚持办事,搬到武汉郊区开辟
游击区。另外,还有不免费的辛亥革命首义纪念馆,首义成功后黎元洪于此开府办公。
    免费开放的文博场所里,湖北省博是门庭若市的,我在领票进门前排队20分钟,以
致于动了申请买票进门免去排队时间的念头,而武汉市博就冷清多了,即便藏区文物也
没有吸引多少游客,至于各纪念地更是门可罗雀,参观二七纪念馆和新四军办事处时,
都是我一个人独占偌大的陈列场所,在二七纪念馆我还因为该馆工作人员中午休息锁了
大门而差点出不去。这里归武汉铁路局管辖,旁边是京广线江岸编组站,据说立有林祥
谦烈士塑像,轻轨延伸线正在建设,周围的地名有二七路,二七新村,林祥谦小学等,
但街区很旧,灰尘很多。
    相册里将主要发一些湖北省博和武汉市博看到的展品,为了保护文物,拍摄时均未
开启闪光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