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第一次去婺源,盛名在外的中国最美的农村,看老屋密布的村子和漫山遍
野的油菜花。相机拍得一点电也不剩,因此照片将日后上传到space。
    同行一共三十一人,都是厌恶旅行社的背包客,不过还是同事Logway和我的想法最
为接近:我们总是能走远就走远,能爬到高处就爬到高处,能拍照就随时拍照。于是在
下晓起我们不仅按照领队推荐的走去上晓起,更是自作主张继续溯溪而上,来到“上上
晓起”:手绘旅游图上找不到,普通游客不会去的岭下村;在江岭,我们不断地上山,
停下拍照,再上山,再拍照,直到即将到顶而其他伙伴只在半山流连;在沱川,挤出时
间租上自行车奔到领队提到,但没有安排计划的篁村;在理坑,非要爬上旁边的小山来
看村子的全景;回到沱川,带着大部队钻没钻过的小巷子,看没看过的老房子。这近乎
一种天然的逆反心理作祟:每当跟旅行社,总是不乐意紧凑而单薄的行程安排,一定要
节外生枝地多走多看。好在这次这样的活动本就是同道的驴友组织,行程宽松,故而相
当畅快。
    Logway和我也有不同,其一,不论在车下还是车上我总是喜欢不断地看,毕竟没来
过的都是吸引我的,于是我总是不停地看,除非非常困造成睡着,醒来还是继续看,而
Logway是上车就睡着下车就醒来,于是回程路上我在盘山路上贪婪地欣赏休宁县境内的
山重水复和柳暗花明时,Logway呼呼大睡;其二,我出游总是不乐意和陌生人搭话,从
而很少问路或是从居民口中了解风土人情,Logway却是相反,因而我也能因而沾光听到
些诸如水力如何加工茶叶的方法。
    行程单里还有清华镇,在那里看了座风雨桥,引李白“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
句,名曰彩虹桥,看过了湘黔边的风雨桥,再看这里确实不觉得很好,不过始建于南宋
年间还是可以加分的。
    在晓起和理坑,常常看到大夫第,光禄第,司马第这样的宅子,深山里的孩子十年
苦读一朝考取功名,入朝为官,老来衣锦还乡,修大宅院颐养天年,大体是这样的人生
轨迹。其名讳我大多没听过,因为从小只爱读些古代名将,不大留意文官,不过,置身
于这些深山中的村落,特别是理坑,这条至今只有一条狭窄山路通向外界的偏远山村,
感慨于他们为了改变命运而奋斗的人生,不胜钦佩。
    末了说说这次选择参与网上自发旅行活动的前前后后,二月在网上看到这条婺源召
集帖,和同事商量了一下就报名了,以前只是在网上浏览浏览这样的帖子遐想一下,从
未行动过,这次看到的帖子里有一句话“担心被骗的,鄙视一下,这样的活动早就不是
第一次了,如果你怀疑只能说明你孤陋寡闻”,被此触动,于是一冲动,就报了名。周
五晚上在上博集合时,集合地点人山人海,无数个驴友支队,无数辆旅游包车在这里集
中,而我在我们小队上车之后回望,集合点已经空无一人,原来,“周五晚九点上博后
门”,是一个约定,一种生活方式,一扇向怀着自由之心的人们敞开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