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去杭州,行前在网上查到的消息称曙光路外东山弄的布丁酒店不错,径直奔去,发现没有合适的房间,放弃另找,意外地发现不远处的曙光公寓有一户民居改建的青年旅舍,名曰背包客,犹豫一番徘徊一番,终于还是过来住,八人间,45元一晚,这是我第一次住青年旅舍。
青旅的装修简单实用,而又处处散发着对背包客的吸引力,比如散落的各种书籍,随便上上网的电脑,各地青旅的广告。房间除了床就是他人的行李,住客都在客厅里闲扯,他们大多是有闲的,故而并不苛刻地安排行程,颇得旅行真谛。老板随和地和任何人聊任何事情。同屋的人里有一个同乡,一个同名,因而很容易熟络。次日,出门的出门,睡觉的睡觉,上网的上网,我背上小包去爬山。
早上爬北山热身,从杨虎城旧居侧畔的一条土路走上去,间或迷路,拍照,观湖,不久土路消失,变成石砌的人口稠密的大道,很多杭州本地的学生,职员,情侣,老人都走山健身,于是一路过紫云洞,牛皋墓,初阳台,牛背脊,宝石前山之类,到达终点保俶塔下山。比起南山下倒掉过只得新造的雷峰塔,还是矮小却一直挺立的保俶塔更令人喜爱。
下午,和Mya,Alice,以及和我同名的广东大哥另觅道路爬山,从浙大后面的老和山开始,爬上七百级台阶就到山头了,此后就是沿山脊的大道一路走过若干山头到达北高峰,从里程上来看比紫金山爬山路稍微长些。身处上海滩涂之地,很是羡慕山水城林俱备的南京,杭州市民。鉴于在南京待过四年,还是杭州吸引力更大。
我时常翻看各种地图,阅读各种游记,浏览各地新闻,并随时会产生去某未去过或去过的地方走走看看的想法。对我来说,现阶段出行的主要矛盾,是心中具有与日俱增个数个出行目的地,和受时间等客观因素限制,一次只能去一两个地方的事实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