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元旦到瑞金看病以来,经历超声波检查,服药,造影摄片,服药,取片预约震波手术,服药……终于到了实施震波术的日子,我被固定在一台仪器上,仪器转来转去地寻找可疑目标,再转,再找,再转……“拍个平片吧,石头不在原来的位置了。”于是拍片,发现石头已经下移,且貌似小了点。医生说,坚持服药吧,尽量自行排出,所以我继续回来服药……持久战,春节以后再去。
生病以来几乎与世隔绝,闵行人民散步事还是看南方周末才知道,谁叫我除了上班和看病连门都很少出呢。终于有一天按捺不住跳上辆公交坐到哪里算哪里,坐到古某路和古某路一站看看还繁华能找到吃的东西就下了车,走了几步发现原来这里我来过,而且这儿还有家吃过一次觉得还不错还想再来的面馆,我的路感真是太好了……
徐闵二区交界的梅陇一带,有条益文路,那里有个小区叫锦某公寓的,看起来也就十几年房龄的样子,还是高层,查查二手房发现单价不足万,还不如邻近的梅陇新村,或许距离规划某线过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