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查到一本想借的书在杨浦图书馆比较多,其他地方都是孤零零的一两本,唯独杨图有很多,于是今天在去帮松鼠搬家之前,先蓄意路过了东宫(沪东工人文化宫)旁边的杨图,谁知结果是被郁闷到了。
去的路上本来很愉悦,我去南浦大桥转车,经看起来破败不堪的南外滩,游人如织的外滩和码头林立的北外滩,再走平凉路,一路复习这些熟悉的道路,最后来到生活气息浓厚的杨浦。不过,杨浦图书馆的情况却让人不敢恭维,首先存包投下去的一块钱是不还的,只有入口没有出口,更重要的,虽然我查到在这里有我要找的书,但是这里的书籍排列居然完全没有顺序,我把该类别的所有书架找了一遍都无法找到,最后时间有限只得放弃,随便借了一本书,免得对不起那存包的一块钱。
今天借到的是一本傅国涌的《民国年间那人这事》,前几天也曾在徐汇分馆借到一册《武夫当国》,陶菊隐的写法开始还不大习惯,读到后来则越来越被吸引。现在留了一册的名额,过两天再去徐图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