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上闲逛的时候看到有人写柬埔寨柏威夏古刹的游记,又是一个我年少时听过的地方,如杜布罗夫尼克(参见杜补一篇)。不过该古刹的近况比前世界濒危遗产更差,它不像吴哥窟作为世界遗产受到保护,1970年以来,所经受的战火洗礼也比吴哥更多,至今,仍然是破败不堪,游人罕至,地雷也没有完全清除。人们也只能从网上不多的几处连接,知道这里是个辉煌灿烂过现在也值得一看的地方。
我当时知道这里时,《环球时报》还很受欢迎,而报纸将它的名字翻译成普亚维哈古刹,可见其的不为人知,要知道当时柏威夏省是作为标准译名标注在地图上的。当时是1997年,6月,中国媒体已经不再称民主柬埔寨,而是称呼柬共为我们熟知的名字:红色高棉的日子里,柬共实际领袖波尔布特杀死手下宋成,云雅夫妇,以及他们的所有孩子,共十余人,此举引发众怒,波尔布特随后逃往“普亚维哈古刹”,随后被捕,农谢,切春等人将其押回安隆汶审判,判处终身监禁,关押至次年其自然死亡。而其间柬埔寨这个当时拥有第一首相和第二首相的王国因红色高棉事爆发内战,第一首相流亡国外,其手下将领涅本蔡带部队战略转移(四散逃跑),有的经过暹粒埋下地雷,有的去拜林,波贝挖钻石,有的去三隆假装剿共,但终于逃到奥斯马奇,没路逃了,前面就是泰国,于是就地开战,自然被打散也只是时间问题。过后,柬埔寨法院判了第一首相有罪,但第二首相又寻思第一首相回国参加大选比较好,于是去求第一首相他爹法外施恩赦免了儿子,再求第一首相回国。后来,第二首相就成了唯一首相,第一首相嘛,恕我记不清他的新工作了,总之国王当不上首相也当不上了。新首相很快剿抚并举平定了红色高棉,切春后来也被抓住了,后来死了,柬埔寨地雷大多埋在马德望,奥多棉吉,柏威夏几个根据地性质的省区,比如红色高棉就四处埋雷,但雷埋多了有个大问题,就是记不住,有一天切春在安隆汶修路,踩上了地雷成了独腿将军。渐渐一切归于沉寂,红色高棉只剩下投诚早的英萨利当钻石王老五当的开心,新首相不再被我天朝上国指鼻子骂了日子也渐渐好起来,还琢磨着改掉中文名字,比韩国人给首都改名字还早,不过他却没有韩国人那么执著于是他还是被“洪森”“洪森”地叫。总之柬埔寨这个奇妙的国家在我年少时给我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那么,我说我很想去柬埔寨看看,在如今许多人已经去过柬埔寨的情况下,也不足为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