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历来是出行高峰,对于我而言,每个国庆也都会或近或远地出去走走,不过今年国庆是例外,以致于今天培训英语的老师挨个问我们的国庆如何度过,我只能惭愧地说留在上海。当然他如果继续问下去,我可以告诉他我在出行高峰之后的第一个周末又去了一次杭州,这也是买折叠车之后,第一次践行携带折叠车的出行活动。
折叠车倒是并没有我想象的方便,其一,车子不能直接扔上行李架,那样放不稳,只能放在车厢的空地,所以若是遇上拥挤到水泄不通的列车就不行了;其二,车子毕竟不能放到口袋里,必须停车的时候会有些窘迫,所以只好尽量少停车;其三,由于很方便拆卸,比如头管可以很容易地拆下,因此为了不至于被人拿走,每次停车都把头管自己拆下来带走。不过,折叠车还是给我带来了很大的便利和愉悦。
去杭州这两天,杭州天气阴,无雨,正是最舒服的天气,我流连于西湖岸边看湖,灵隐,三台山,满觉陇看山,拱宸桥,卖鱼桥看运河,以及像在南京,上海时一样,走街串巷碰到什么历史上留过一笔的,如岳家军驻过的打铁关,引起乡思的,如凤凰寺:因为宁夏吴忠驻杭办在那里。不过毕竟以前骑过杭州,时常自然地走到曾经骑过的路上去,如杨公堤,六和塔,文三,杭商院,庆春路,胡雪岩故居。在三台山路爬过一个上升弯道后,气喘吁吁,想起那辆只陪伴了我两个月,却载我走过一千公里,外表柔弱但结实异常,最后失落在文一路的公路车,此刻,会在何处?车子越来越好,可惜体力越来越差了。
夜晚,西湖的人不多,人们都去黄龙看刘德华演唱会了,骑车走过白堤,北山路,没有秋月,西湖的波也并没有太明了,城隍阁,雷峰塔较远,保俶塔较近,却是保俶塔的灯光更加柔和。比起吴山,玉皇山,我还是更喜欢葛岭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