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吃过饭回到办公室,边睡午觉,边听骤雨随风拍打着我所在的大厦,边想起这个题目,这个曾经想写过的题目。
前段时间的某个周末,将丹送上徐家汇的地铁,出了地铁发现已经下起暴雨了,我没带伞,但我还是冲出地铁口,来到美罗城屋檐下,看雨。本来喧闹的街道,瞬间空无一人,汽车疾驰而过,雨如轻纱,借着风拂过港汇的双塔,又舒展长袖,向南缓缓而延伸而去。而今天听雨拍打着窗,颇似置身于雨的怀中了。
几年前,雨后骑至苏堤,雨水荡涤了西湖上的雾气,使之气色清新,几天后将再去西湖,但愿再看看西湖的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