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零陵路的斜土路至漕溪路段道路一侧在施工作业,造成道路拥堵不堪,周一周二都堵的我骑了很久才过去,昨天避开走了南丹路,今天又走了一次,又被堵。
上海,作为大都会,汽车很多,每到早上晚上的高峰时段,堵车很平常。每次骑车经过万体馆一带,早上看着汽车们从田林东路这里一步步往万体馆挪,晚上看着汽车们苦苦等待零陵路的绿灯,或者在裕德路前苦苦等待放行上沪闵高架路。上海房价高,承受不起高房价又非要买房的白领们蜂拥到闵行,松江,青浦,宝山这样的郊县去筑巢,但公共交通时常难以满足需要,于是又买车。然而比起买套房子装修一下再慢慢还贷,慢慢享受房奴的乐趣和望着缓慢上升的房价沾沾自喜,买车和养车未必是划算的买卖:首先掏一笔钱买车,买个太便宜的车总是不行的,万一车还没有上海牌照贵,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拍一个上海牌四万多快要五万块,那么车子怎么也不能买个低于五万的,就是十万起。十万块在上海能打多少次车呢,按三元每公里算,快要绕地球一圈了,况且养车意味着你得为它不住地花钱:停在小区里,交钱;停在公司,如果有车位,交钱,车位不够的话出去找个费用更高的,多交钱;出去逛街,停对位置少交钱,停错位置多交钱;车子要跑总得烧油,不烧油烧燃料乙醇,不烧燃料乙醇烧氢,总之只要汽车还不能烧空气跑那怎么都得烧钱;汽车要上税,年年有年检,要钱,上保险,要钱,路破了
不能不修,要养路费,养路费不合理,要改燃油税,要钱,而且改了燃油税跑路越多越交的多;想开车自驾游,好吧,上高速,要钱,走国道,路好一点,要钱,出了上海进了别的省,要钱,出了这个市进了那个市,要钱;车子出去跑不能不看上去俗不可耐,
美容一下吧,要钱,清洗一下吧,要钱;车子里面总不能啥也没有,比如弄个导航器,要钱,怕电子监控于是弄个电子狗,要钱;你还得小心别超速了,别闯红灯了,别把人碰着了别被人碰着了别被谁给你划了别被天上掉下个花盆来砸了别停着等红灯来个乞丐站你车门口不走了,样样都要钱;再者就算你不在乎这些钱,就堵在高架上动弹不得,时间就不是钱?所以还是打车划算,让八千元月薪的的士司机更多一些比自己养车强,照样照顾内需,况且谁也没金贵到地铁就不坐了,公交就不坐了,动车组,飞机就不坐了,何苦养这么个烧钱机呢,就算你住的远,电调个的士只要你不是刷卡,不多收钱。
但我一点也不同情上海这些私家车主,这些人在路上趾高气扬,开个烧钱机器弄的很有份似的,很不守规矩。上海的信号灯设置不合理,人过马路的时候车照样开,而且车主都不让人的,死挤;大量车辆排队的时候队尾的车总是来回变道,没见过几个安心排队的,行车途中也都是见哪个道车少就打个转向灯变过去;如果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中间没有隔离栏,总有那么几个司机要从非机动车道走:这也是最近零陵路晚上很堵的重要原因;绿灯开始闪烁,变黄再变红的过程中,司机的第一反应绝对是加速冲过;再加上那些路边乱停的,简直让人深恶痛绝。据说现在的驾校教练教新手主要是教他们怎么抢道,窜道,抢红灯,怎么占便宜,这种大环境下的上海道路,简直处处陷阱步步危机,如果就靠这些私家车主来拉动发展我们的汽车业,我倒希望中国的汽车业不要发展了。我绝不买任何汽车股票,绝对不出钱资助汽车厂商造更多私家车,进而制造更多的马路杀手,有钱去养我的自行车,去乘地铁,公交,的士,大巴,火车,飞机,比买车强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