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骑着车从北门离开这座传说中的某百多年历史的厂,回想五月二日同样站在某百多年历史的厂的时候犹豫半天终究还是没有进去的情景,深感还是骑着车子能够自然而然地克服一些犹豫,跨过一些门去。当然,军事禁区还是不大敢的。
这座百多年老厂的故事和故迹曾经看到过,由于世博会的原因,这里要搬迁,厂区要整体改造不过会原貌改造的,但我没能寻到那座传说中的从建厂到现在一直在使用的楼,陈列馆似乎也早已荒废,不过生产还是继续着,我还看到了某某型某号,呵呵。不过,最后离开时我跨过的那个门也许不是最初的门吧,因为局门路并不在这里,而要再稍走一段。
本来依稀记得传说中的卢工邮市是在制造局路的,但找来找去发现实际是在局门路六百号,存车进去晃荡,门口就是赵涌邮品的门面,这个初中时候就在报刊上看了无数遍的名字。到处看邮票,柜面上摆的很多近几年出的邮品我都不怎么认得,不过商家都很热情地招呼,也许我还有机会重拾集邮的乐趣呢。另外还看到了九十年代初期的纸质股票,以及各种币,卡等等,也偶尔听到商家们评论庄家的眼光。卢工的布告栏上公告着五里桥派出所的声明:近日有曲某某,还有两个忘了姓氏的某某某怎么怎么违法乱纪不法经营被我们办了,大家交易要讲诚信。紧接着下面就是三个人各自举着自己的姓名牌的照片,姓名全暴露了呵呵。不管怎么样我总算来到了卢工,在我知道卢工后十多年的时候。曾记否,湖滨邮局门口坐着马扎的白发老人,老大楼那里排大队买后来根本不值一钱的新邮,得到一枚喜欢邮票时的快乐,邮册渐渐充实的满足感,假装听课偷偷翻着邮购信息搜上面便宜又喜欢的邮票,然后攒下钱去邮局汇款。
想念那些不知道放在家里哪个角落的邮册们,我已经许久没翻过了。明年回家,一定要翻一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