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长假入闽旅行,自一日上海南站出发自九日返回上海长途汽车总站,行程约三千公里,从风平浪静的闽江边,到清秀的玳瑁山,武夷山,再到如诗如画的鼓浪屿,初次去福建,心情十分愉悦。
四月末在某网站上搜五一出行的火车票,搜到一张一号去福州的卧铺,稍作联系就买下了。一号中午出发,次日晨,抵达福州。凭感觉坐上火车站的二路汽车,因为在地图上看到去马尾要在茶亭公园换车,而二路是经过的,但上车后发现二路车经过的地方大抵都是福州值得一走的去处。(注:福建公交便宜且站距小,不论福州还是后来的厦门,都是根据是否开空调:开空调2元否则1元,五一期间尚未开空调,比上海便宜了许多,且合情合理。)二路车经过东街口,南街,乌山(五一广场),步行街等。经过东街口时我凭感觉下车了,由于太早,店铺都没开,街上几乎没有人烟,但竟让我稍走几步就一头钻进了旅行指南上介绍了的三坊七巷,似南京城南的巷陌中,藏着严复,沈葆桢等近代福州籍先贤的故里,晨曦初露的巷子里人迹甚稀,暗自得意,黄金周人们都怕出门,其实并不是哪里都人山人海,凭借自己的双脚逃脱大城市的喧嚣其实很简单。等中午我在公交车上再路过这里时,这里才真的人山人海了:毕竟八一九北路南街一带真的是福州的市中心嘛。
踱到茶亭公园,时针还没有指到九,自然要去马尾了。37路车沿闽江一路奔驰,一会就到了,只是没有下对车站,提前了点,因此又在马尾旧街,轮渡那里徘徊了一番,沿着单轨的铁路走了一会,站在一棵榕树下望到了指示牌,才发现了马江海战的纪念之所。马尾船政局大概可成为中国海军的襁褓,晚清第一代海军骨干从这里走出,而晚清第一代海军也于此遭列强凌辱。在马限山上俯瞰闽江,远望罗星塔,追思先烈后,匆匆离去。
中午,去一破店(福州称呼)觅食,至福州大学小游,至仓山看闽江落日,晚上乘火车离开,在火车上睡一夜,至龙岩。
龙岩有朋友接待我,但在遇到朋友之前,火车上邂逅的龙岩当地人民热心地带我到市中心并指点我龙岩交通和游玩概况,让我初次体验当地人民的热情。当日,随朋友到他故乡的上杭县古田镇参拜古田会议会址以及当年红四军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原来我的朋友原来的住所就是红四军司令部之所在,他的奶奶当年还是朱德的房东呢。现在为了发展红色旅游,他原来的住所被征用作了纪念馆,置换得到的住所比起原来的大宅子逼仄了许多。
当日,返回龙岩,次日乘车前往长汀,中国最美的小城之一,也是红旗越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的地方。车沿319国道西行,过了松毛岭隧道,就是长汀县境,1934年红九军团于此与国民党军血战松毛岭失败,此后于山后的钟屋村,后来的中复村,开始长征。如今,中复村作为长征第一村为人们所纪念,而长征中走路时间最长,路程最远,损失可谓十分严重的红九军团,却不大为人所知。我所能记取的也只是汽车经过松毛岭时,雨下了起来,松毛岭山风阵阵,似在为那年秋风中,双方的战死者呜咽。随后而南山,河田,策武,抵达汀州古镇。
刚到长汀可能上了一当,我直接叫一黄包车说带我去辛耕别墅,车主说五元,但又不知道在哪还要我在地图上指给她,看到后恍然大悟地拐了两个弯就把我带到了,但还是收了我五元,后来发现在长汀打车两元起步,从瞿秋白碑到水东街不过三元,从我住的美吉好旅馆(广告中:此客栈店小而安静整洁也很实惠,联系方式忘了但在龙岩地区地图的长汀城区图上可以找到)坐摩的到汽车站也才三元,这样看来长汀的交通工具比较独特越靠人力越贵,可持续发展的典范。。不过,我并没有因之不愉快,因为我很快感受到了老客家人民的热情:在五通街,东关等老城区,我一次又一次被老客家人民的主动和热情而感动。
既然国际友人把凤凰和长汀作了并列,而且这两个地方我都是住了一天就走了,因此正好可以对比下。说起来长汀没有把古城和新城用城墙隔开,从面貌光鲜的兆征路上信步走进一条巷子,就是老街巷,人们的生活节奏缓慢而惬意,屋里时常传来麻将声,甚至有一处城门楼专门开辟了场所供大叔大妈们搓麻。和镇远有点类似,那里就是从商业街转个弯就是原味的老街巷,没有经过任何类似凤凰现在的雕琢。而不论哪座小城,也都有文人雅士的名字与之联系,于长汀,便是瞿秋白,虽曾贵为总书记,曾轰轰烈烈地闹革命,但我其实更喜欢那个作为文人的瞿秋白,那个曾经蜗居虹口四达路,避居南市而笔耕不辍的,那个在汀州关押地的斗室里咏梅明志,在罗汉岭含笑刑场的瞿秋白。另外,凤凰,镇远的江水(那个字输入法里找不到了)比汀江清,不过在长汀虽未看到儿童戏水,江边垂钓,但长汀人依然择水而居,入夜的汀江桥上摆了小摊,方便了我在桥上坐下,吃点烧烤,再去走街串巷。至于留存下来的古城墙,凤凰,镇远,长汀倒有几分相似之处。可惜没能在长汀久留,加上无目的地走,居然没能觅得国立厦门大学抗战时期在长汀的校址,有些遗憾,民族危难关头厦门大学之所在最近前线,值得前去拜谒,若能有机会再去的话,必当前往,地图上长汀县中区小学的位置便是。
由长汀往厦门先是沿国道319走回头路,再上龙厦高速,雨天路滑,路上看到了一起车祸,好在我们的司机行车稳健,虽耗时颇久,但当我在朦朦细雨中穿越海沧大桥,跨过海进入起伏错落的厦门岛,心情却是晴了。休整后直奔鼓浪屿,由轮渡码头上岸后不顾方向地走向岛的深处,逐渐只能三三两两地看到游人或当地居民,而各有风韵的老别墅随着道路的曲折延伸连连让我放缓脚步。琴岛不负其盛名,我于中华路2号一带,安海路37号一带,内厝澳路220号一带,三明路1号(龙山洞口)一带接连听到附近民宅里传出的乐声,不仅是钢琴,也有小提琴,手风琴之类,虽说听起来只是练习的儿童所弹奏,但氛围确实不虚。当然后来我二上鼓浪屿时,晴天,白天的鼓浪屿到处布了喇叭放录好的音乐,就明显糊弄游客了。当然,晴天,雨天,白天,黑夜的鼓浪屿是各有乐趣的:雨天,适合穿行游人冷落的小巷;晴天,适合登临日光岩俯瞰七彩的小岛,或去海边沐浴日光;白天,适合细细端详那一座座童话般的别墅院落;夜晚,适合在街角听琴,在海岸听涛,在咖啡馆或奶茶店随手涂鸦浪费生命。直到下岛我才去买了份充满小资情调的鼓浪屿手绘图,我并不介意错过这里,错过那里,反感所谓的没去过某地就等于没去过某地,毕竟我是真切地来过这里了,而且在张三疯奶茶店的公共记事本上灌水留念。虽说我第二次上岛还是托朋友的福,找到和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