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气阴沉,天气预报更是挑明了说今天会下雨,早上起床后犹豫良久,还是决定骑车出门去,去乡间走走,去感受些春天的气息,也让汗水融入到这春天中去。
带上相机,随身听,手套,风镜,水壶,给车子打足气,出门,田林东路向东,经田东路,龙漕路到龙吴路,沿龙吴路一直向南,向南。看到一个指示牌,距离黄道婆纪念馆三公里,可不久过了外环线,没在路边发现,不管了,继续,向龙吴路的终点吴泾狂奔。路上,从辛耕路开出的龙吴线大站车,从龙华开出的龙吴线和我相伴而行。吴泾北面是化工园区,空气里总是弥漫着各种各样刺鼻的气味,只好掩鼻加速通过。12点左右,到达吴泾镇。
在镇上吃过午饭,由剑川路转去吴泾渡口,过江到闵行区浦江镇杜行,沿沈杜公路转入鲁陈公路:这里颇似南京六合龙袍、玉带间的乡间小路,而水港交错,油菜花盛开的景象让我喜爱得不断按下快门。继续南行,经闸港,金汇入奉贤区界。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上海奉贤区,此前,我于2002年10月1日首次去上海闸北区,卢湾区,虹口区,黄浦区,静安区,10月3日首次去徐汇区,闵行区,10月4日首次去松江区,杨浦区,10月5日首次去浦东新区,南汇区,于2003年3月8日首次去普陀区,长宁区,并于当日首次途经金山区(火车,但至今没有特意去过金山区,都是路过),于2005年9月13日首次去宝山区,于2006年7月22日首次去嘉定区,于2006年11月5日首次去青浦区,加上今天,2007年3月18日首次去奉贤区,除了仅仅是路过的金山区和尚未谋面的崇明县,上海的每个区我都去过了。曾经在上海,痴迷于坐公交车经过初次谋面的中山北一路,大柏树,虹口足球场等地,有种错觉,认为要走遍大上海需要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可以在这边适当地找个工作慢慢品味,现在。。
过了闸港,鲁陈公路就变成了金闸公路,而过了金汇,金闸公路也结束了,于是沿大叶公路向西,跨A4莘奉金高速,在沪杭公路右转到西渡,在这里摆渡过江,到达老闵行。刚过江没觉得这地方以前来过,可过了一个路口发现是闵行汽车站,原来这里就是2002年10月4日第一次去松江时乘车的地点,即便已经过去了多时,我还是一眼认出了这里,因为我还记得当时看到的闵马线。随后,沿沪闵路和轨道交通五号线一路向北,在莘庄补给一顿火锅一瓶啤酒之后,酒后驾车继续沿沪闵路,漕宝路,钦州路回家。
周六,曾在天钥桥路辛耕路等待122路公交,看到不间断开来的572,770,每辆车来了人们都像发疯般涌向两个车门,车上的人下不来,路上的自行车过不去,有幸抢到座位的兴高采烈,没抢到位子的迅速地找一个方便站立的地方站立,还在车下面的人拼命地向上挤而不愿意去拼下一班的座位。偶尔有龙吴大站车开出,也是挤得满满当当,那一刻,心中破有悲意,看着这些在通勤中拼命的潮水般的人们,想自己一会可能也是一样,感慨在上海生存,养家糊口,何等不易。不过,恐怕居易的地方也很难找。今天特意去看了龙吴线终点站,以云南县名命名的通海路,已经是闵行区东南角的黄浦江转弯处,况且要龙吴路一路到底,且要穿越化学工业区……
所以,谁能忍心苛责那汹涌拥入股市的普通人们,毕竟人人都有免于匮乏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