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写下关于虹镇老街的文字,毕竟,在这一带住了半年多,半年说过去就过去了,欢喜事和烦心事都不少。现在离开了,需要记下点文字,要不怎么担当的起在虹老混过的人这一称谓。
来上海找房子的当天就来了两次虹老,第一次的目标本在曲阳路,谁知跟着搞不清楚路的newbeesile在这里下车了,走了个远,一天过后又转回了这里就租下了房子。这一片一面是棚户区,一面是新盖没多久的商品房,棚户区没有完全变成商品房的原因是开发商懒得开发了,于是虹老还大体留着大片的棚户。时常和newbeesile四处游荡着吃串,安国路的串太淡,东余杭太远,只有虹老的还对我们胃口,于是时常逡巡于此。虹老到处弥漫着简单的生活气息,便宜的卤肉便宜的瓜子便宜的啤酒便宜的大排挡,自行
车一旦行到这里就只能蜗行,可惜不知道是冬天的原因还是整治的原因,我走之前这里冷清了许多。
曾经在网上查,据说虹老是上海老资格的黑道中人出没地,不过虹老的残破要算起帐来,还是得由侵略者负责。当年八·一三抗战时这里在战火中变成一片白地,后来这里逐渐形成了棚户区(可以参阅上海方志办的网站),在虹老及周边的带虹字的诸多小道走来走去,无不是这种景象,这些因当年的战争而落后的地区,至今还是上海的一个比较灰暗,少人注目的地带。
暂离虹口,不知道过段时候回去看看的时候,那里会有什么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