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址在打浦桥,于是整天免不了坐公交沿着曾经的来来回回,昨日,我乘931路公交回家,听到报站:枫林桥到了,下车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
我没有下车,而枫林桥这个名字,引起了一些怀旧心情。两次去龙华陵园,记得陈延年,陈乔年兄弟,先后牺牲于枫林桥畔。枫林桥本名丰林桥,据说是以人名,并不一定就有枫林,但确有些诗意让人想起张继遗句。民国时的上海市政府据说曾在此一带,还有医学院,有时间应该可以去看一看,只是查了资料,有点疑惑,当时国府的枫林桥刑场是否就是今肇嘉浜路枫林路那里呢,似乎离龙华更近些。
从地图上看,那里的道路很有意思,比如医学院路,清真路,看看名字就想去看。不过肇嘉浜填到了,大木桥小木桥枫林桥打浦桥纷纷只剩下了柏油路而没有了水声,于是夜泊无望。而日晖港现存太短,如果愿意走的远一些,也只好来蒲汇塘,漕河泾这里了。所以我最后也没有住红旗教师公寓,东安,日晖之类,来田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