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正独自在屋里,敲门声大作,合租的人告诉我:大门打不开了。
过去一看,发现一个螺丝冒了出来,卡在了锁槽里,开也开不了,关也关不上,如果不设法弄开谁也出不去,我们无法上班,小学生大学生都无法上学。
我先用平头改锥弄,弄不开,找来十字改锥弄,十字改锥太小,还是弄不开,最后我仔细研究了下,把平头改锥伸进去抵住该螺丝顶部,用杠杆原理把门撑开了,多亏了这个螺丝刀结实。
我把这个螺丝拧拧紧,出门想关门试一下好了没有,结果螺丝又掉了出来,又恢复了刚才的情形,工具还在我手上,狂汗。
好在单元里有个阳台,从那里把工具递了进去,在我的指导下里面的人重新把门打开,这回只能把这个螺丝扔掉了。
发现newbeesile走后这屋子里什么离奇事都有,让我坚定了所谓白领公寓不是人住的这一血泪经验,房东总是尽量用便宜货来降低成本,包括TOZHIBA电视,包括一碰就掉下来的吊灯灯罩,包括我的换了4次的门锁,包括不工作的热水器,包括不出水的水龙头。
从今年6月算起,在这里住的最长的就是我了,我还得在这里呆到1月13号,真是度日如年,还在不论上海还是什么地方,对可能便宜的格子间抱有幻想的人们,醒醒吧,这里不是你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