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人甲拦着三个萍水相逢的东北同乡,一定要这意外的酒局继续下去。
东北人乙出了一拳,甲头破了,血滴滴答答。
东北人丙抄起一椅子冲出。
烧烤店里只剩我和newbeesile,依旧吃着串喝着酒,这里本来每桌都坐着人,或都是受了大众点评的忽悠。
甲擦血,奇怪乙用什么打的他,newbeesile递给他一卷纸。
外面传来甲的同伴的惨叫。
东北人丁的骂声:“划我的车,这事没完,别放走他们!”
昨晚,在闸北宝山路和宝某路口的这家小小的烧烤店,我和newbeesile信了大众点评网的描述来吃串,串不好吃,还贵,还没有别的东西吃,在附近叫了两碗拉面,依旧不好吃。拉架的老板被打了,另一桌两个人看到有斗殴迅速溜走,我们吃饱喝足买单走人,发现竟然只有我们这桌买了单,而警察来的非常快,我们出门时已经在处理了。
续:我们决定去虹镇老街那个串摊继续,谁知去了以后警车当道,众人围观,某水果摊一片狼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