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竟然2天打了4次车,难以置信这是我干出来的事。
周五夜里从衡山路打车回家,周六从家打车去二医大,周日打车往返徐废人家。其中有三次司机都是想方设法地上高架路走,因此题目如此。
延安高架走过多次了,比如从青浦到人民广场的沪青高专,从徐泾下了沪青平高速就一路高架,只是在小车上和大车上感受确实不同,小车更贴近路面更易感受夜雨中上海的独特气息,从衡山路经桃江路常熟路上高架直奔外滩,过吴淞路桥穿过提篮桥这片在不眠的上海总是早早入睡的街区到家。夜晚的衡山路反而比白天更喧闹更多人车。而周六从海宁路上南北高架却发现尽管路如延安高架一样的宽敞多车,但天目路立交比起成都路立交极其简陋,好在横跨了苏州河后高高在上地飞驰过老租界还算畅快。而周日晚走内环高架的一段却不可与前两条同日而语了,周家嘴路反而比黄兴路高架宽敞了不少,而我也只是匆匆就从紧接着的出口离开。从火车站南北的长客站驶出的大巴总是一窝蜂地挤上内环,这倒也曾让我如是地看一看据说是普陀最好的一片。现在看来,在上海上高架穿城而过,比穿过那几座又高又长却只跨过条挤满了大船小船的小水沟的大桥要有意思。
只是,这只能偶尔为之,如果不幸被堵在高架上,那就只好淹没在没有节制的的士和私家车的海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