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托一姐姐的福,弄到一本孙中山的《建国方略》,翻翻看看发现真是太牛了充满了宏伟蓝图,若能完全实现中国早就牛的不行了,当然现在也不可能完全实现了,至少北边少了蒙古那一块,可惜可惜,要是中山先生生逢其时不至于那么磨难的话所谓总设计师应该是他。伟人就是伟,走遍祖国南北实地考察提出了不少实际的建设计划,比咱这样在地图上乱画的强多了。
周六去总站,发现去乍浦的车要到中午而去平湖的车还比较近,就买了去平湖的车票。车走沪杭高速,枫泾出口下来走车少,安静而又平坦宽敞的县乡级道路到平湖,转一转这座安静,惬意,邻绿水而居的典型浙江小城之后,去乍浦。
孙中山的设想中,有一个计划是以东方大港为核心,发展长三角地区,而该计划选定的大港最佳港址,就是乍浦港,而上海由于海浅沙多建不了大港。可惜,如今的乍浦港和孙中山的设想相差甚远,我来到乍浦海边,这里背靠九龙山,面对杭州湾,海边的炮台遗址默默地铭记了当年的鸦片战争风云,可是我只看到了石油码头以及陆上林立的油罐,从乍浦转去嘉兴时,从车站发车时车上连我只有俩人,路上陆续上了几个人但也不足十人,大巴空空荡荡,乍嘉苏高速公路乍浦——嘉兴段也空空荡荡,这和上海逸仙路的繁忙形成了强烈反差,设想中的东方大港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如此残酷的鲜明。或许乍浦可以期待杭州湾大桥的开通带来更多的人气,不过,如今孤旋海中的洋山以及不甘人下的北仑的明争暗斗,乍浦港还有多少机会呢?但愿还有机会。
嘉兴乘坐N894回上海,很久不坐火车,也很久不走沪杭铁路。说到沪宁线,人们提起的除了两端,还会提起苏州,无锡……乃至昆山,而沪杭线就比较尴尬,沿线都比较后进,难怪要建沪杭磁悬浮,因为磁悬浮的速度足够把沿途地区忽略不计,不过,真这样
的话,沪杭线也太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