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长假弥足珍贵,因为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天天是长假,恰巧赶上有俩节日,俗话说不打无准备之仗吧,我倒是一直到了10月2号都没什么动作。终于找个借口去了车站,有意识地避开了火车站而直奔汽车总站,买了张票就走了,于是此后的几天里一直随性而行,不外绍兴市区,新昌县城,镜岭小山之类的去处,时而走街串巷时而寻山觅水。不过全然没有准备的出门毕竟会有遗憾,去爬的小山虽说有数峰并列但却实在太矮了,3个小时爬完了所有能爬完的山头,遇见水流和山谷,徘徊一会方才离开。而绍兴则忽以暴雨而夜阑少人,忽以烈日而游人接踵给我不同的两面,晚上才过10点店铺几无不打烊,白天则是孔乙己忙着和人合影没个休息,古轩亭口路中默立秋瑾之碑,城市广场地上刻着多水饶城的古越州图,小桥随处可见,绍博有小门可至放翁沈园一角别有洞天,和当地人谈起这里市中心房价7000,竟认为不贵。
由上海至此,交通极方便,大巴来往于高速公路,两过下沙钱江大桥,可惜都是在晚上经过难睹浩荡大江。新昌此山以穿岩为名,偶得窥见,借以为题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