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我认识的孔姓人士大多被古训规范着姓名,我所知道的繁祥令德维垂佑,再多的我也不会背,不清楚会不会有孔姓人士给孩子起个名字叫孔方,不但招财进宝,而且若是个男孩无论谁遇见都得叫哥。古代的钱从外形上看来这样叫是很有道理的,那么当今的钱其实也可以推理,只是似乎有些不敬,诸位可以猜测,用一种称呼那些头发多的小孩的称谓,想来这种称谓倒是和当年民国的大洋有点类似。
以上胡思乱想完全是缘于明天又是周末,和往常一样突击花钱的日子,三个目标地点,从上海过去的车票大约35——38元,只是一来一回想必不会只有35或38乘2这么点。没办法,现在既然是个挣钱的人了估计难得会再干为了节省车票钱从南京骑到杭州的穷事,只是偶尔上车友网或上车行,难有不自惭囊中羞涩的。年底渐渐的近了,如果黄浦江结冰倒是可以发挥我车胎的优势骑车过江上海了,不过既然有搬家的意念,倒不如换个虽没有虹老夜市,但或许有别的爽处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