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从前,唐朝有个大将叫薛仁贵,这个薛仁贵呢是穷人出身,自幼丧母,后来参了军天天上战场打仗也没时间讨老婆,于是他的生活都靠自己,比如他穿的不管是便装啊还是战袍啊都是自己做的,而且无师自通地做的一手好衣服,于是他的这一技艺在军中传诵开来,人人都找他织步做衣并广为传诵,从而留下了“仁贵有自织之名”的千古佳话。
这两天看电视新闻听到一个和我上面现编的一样完全不靠谱的消息,那就是国奥队把08奥运的比赛目标设定为进入前四,窃以为这个目标在只要有五支球队参赛的情况下都不可能实现,不知到时候我们是不是打算借东道主之利把参赛队伍设定为只有四支。
不得不赞赏足协的恶搞精神,不亚于我等网络水民。
周末出行预告:上海郊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