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本想去嘉兴的,但被人劝阻:嘉兴不好玩,嘉兴没意思,嘉兴没玩头。。于是终于没有去,改去上体馆,坐上传说中的92B去七宝,吃小吃,转转人满为患的老街,看看有人耍猴。耍猴的艺人以及他的猴子还是很有技术含量的,称赞。
在七宝坐沪松线到松江,偶尔转进了传说中的松江英式风貌区去,建造的确实很有特点,于是拍了不少,只是少有人出现,只见到了几对拍婚纱照的,冷冷清清,不过看上去倒是适合拍个浪漫电影或MTV什么的。
这次来松江换了条路,漕宝路又是曹安路那样几号桥几号桥的,只是少一些,沪松公路也穿越了不少塘啊泾啊,不知道上海这些浦、泾、浜、港、塘有没有什么严格的定义来区分。这条路基本沿着将来的9号线走,所以,到处在修地铁,到处在堵车。
回来时买到10月号《中国国家地理》,讲318国道,一如既往地以关注西部风光为己任,只是,越来越觉得该杂志对藏区的热爱近乎偏执,正迎合了如今旅游的人言必称西藏的风气,他们的八荣八耻里一定有以去过西藏为荣,以没去过西藏为耻一条。当越来越多的人为了追求差异化而去挤一张去拉萨的火车票,可能倒会走向另一种同质化。其实,中国还很大,世界还很大,上自己的路,不才是最好的么。
周末我要去嘉兴,或者嘉兴一带,谁也别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