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沿着长阳路往东,见到眉州路,眉州估计就是以前的陕西眉县吧,所谓眉户。。于是就骑进去,沿眉州路往北,结果一会就没路了,像进了村似的,一片棚户,绕啊绕啊绕不出去,见着个院落里面有一四层小楼,估计是个小区有另外的门,进去了才发现是独门独院没别的出口,又绕出。后来跟了一辆摩托走,七拐八拐地带我过了一座简易小桥,到兰州路了,才算出来。
    那座小桥下流淌的就是有名的杨树浦,上海啥地名都和水有关,不过这条浦水真是少点。于是在杨树浦两岸迂回逡巡了很久,决定不了上哪吃饭,只好在家附近找了个饺子馆解决问题了。
    上海虽说是个高楼林立的牛B城市,不过棚户区依旧多(我指的不是石库门那种房子,那种房子以前是中产阶级住的),我家出了门就是,以前newbeesile的住处也是出了门就是,随处可见,哪个区都能找出来,每当走过这些地方就如同走进乡间小村落,只是少见农田。这也是上海的现实。联想到瞿秋白从虹口到南市的那次搬家,这种棚户区确实适合“中隐于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