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涉江》里有名句“余将董道而不豫兮,固将重昏而终身”,借用一下。
    其实这里用这个只是因为字面上有点联系:昨天从公司往南,骑到塘桥渡口,摆渡到董家渡。昨天上网时随手搜索“董家渡”这一关键字,居然搜索出来了让我很感兴趣的东西,于是当即决定去看看。这里是南市,当年华界被租界分成闸北和南市,凝集了上海的历史。董家渡路,也就是“董道”上有相传上海最早的教堂,走走那里的篾竹路,紫霞路之类皆为多年的旧宅,据说有些名人住过,比如瞿秋白,不过我找他故居的时候找不到,或许是昨天看到的危房中的一座,或许是已经拆掉了。虹口的瞿秋白故居倒是还留着还保护着。而南市这里正是当年他在逃难之余由友人安排过来,现在也找不到了。董家渡一带保留着很多旧貌,不过可能很快要改变了,中山南路已经把这里一分为二,四号线的工地也在施工,将来世博会址也离这里很近。
    昨天骑的挺远,沿建国东、西路、广元路一直到了徐汇,路上的景象很快就变了,提醒我到了当年的法租界。天平路康平路口有个旅游书店,昨天在磨房论坛看到的,为地图而去,发现了几张吸引我的:虹口地图,闸北地图,松江地图,不由分说买下,可惜没有徐汇的。随后回程,走走康平路,联想下1966,还有永福路五原路乌鲁木齐路万航渡路之类,路过长乐路新闸路等路口时都因为不想走老路而越过,最后还是在武宁南路拐到长寿路一路骑回,到家已经10点多了。
    以前总是周五骑的远些,本周提前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