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比平时好的是,可以白天骑车,不像平时天都黑了,周六以找地理发为由溜达到同济,买了套《中国人史纲》回来,周日去文庙淘书,但在扫荡了一大堆地图之后对进旧书市场失去了兴趣,开始打电话,淮海路的朋友不收留我,只好骑到张江了。昨天很热,龙阳路又是条很无聊的干道,类似那种一级公路,到了之后灌下近三瓶冰水,方才缓和过来。
    浦东简直就是文化荒漠,张江犹甚,在浦西随便什么地方转总是能发现点什么,在浦东除了楼和厂,别的基本不用奢望,偶尔有个把公园,如世纪公园什么的。但不让走自行车的地方却不少于浦西。将来如果搬到浦东住,不知道该有多痛苦呢。
    回程途中走花木,今天过渡两次,第一次在董家渡那里刷卡没反应,看了看原来是没开刷卡机,MD省电费省到如此地步逃票责无旁贷;第二次又是泰公线,亲切的基本每天都走的线呢。如果哪天我对摆渡厌倦了,会不会搬去浦东呢。。唉,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