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下班后越来越发现没地方可去,周围的地方转的差不多了,想跑远点又难以忍受回来时千篇一律的长寿海宁周家嘴,newbeesile来上海一年多换了三个住处,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吧。他现在对上海特别是黄浦江以西摸的很熟了。
    以前每天早上上班是安国路——唐山路——公平路——渡口——公司,这周开始换了条线,安国路——舟山路——霍山路——东大名路——公平路——渡口——公司,看上去麻烦点,不过速度比原来还快了。原来那一路7个红灯(当然一般是忽略的),现在一路5个,而且是优先级高的居多。
    接着昨天的话题扯,常常看到有人把“提篮桥”写成“提兰桥”,不要笑,文化大革命自然也得革文字的命,于是篮、蓝两个字一度简化成了“兰”字,后来废止了,但是影响深远,我小时侯还常见到,比如“新华亍(街)”。这两天看到一本书,号称当年希望把汉字一简再简最后拼音化,好在这次革命没有真的彻底。